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对门家里
    回家的路上阳阳一声不吱,只是坐在我身后用两只小胳膊向前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就连路过一个卖棉花糖的摊位,他都没像往常一样叫着要买,看来他的小心窝还处在沮丧当中。十多分钟后,我就带着他回到了我们居住的小区,待我把自行车推进小区车棚,回过身来准备从自行车上把他抱下来时,看到他眼角还挂着几滴泪水,我用手帮他擦了眼泪,然后捧着他的小脸认真地对他说:

     “别哭了,是你毁了人家的菜,爸爸才打你的,记住以后不要毁坏东西就不会挨打了。”

     不想阳阳听了我的解释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委屈地又哭了起来,刚被我擦干净的小脸蛋上即刻又是涕泪交加,可怜兮兮的样子。

     “别哭了,会把脸蛋冻坏的。”我从包里掏出一块纸巾,再次给阳阳擦干了泪水,然后背着他向四楼的家走去。

     爬到二楼的时候,阳阳终于能压住抽泣,说了一句话:“爸爸是坏蛋!”

     “等爸爸回来妈妈训他,别哭了宝贝,好吗?”我安慰着这个伤透了心的小家伙。

     “爸爸回来妈妈打他!”哟!看来这小家伙确实被伤到了,要以牙还牙!

     “不能打,打人都是不对的。”我说。

     “那爸爸还打我?”阳阳反问。

     “爸爸打你也不对,等他回来妈妈要批评他,还要罚他擦地板,让他保证以后不再打阳阳好吧?”

     “嗯!”

     我气喘吁吁地背着阳阳爬上四楼,正要掏钥匙开门时,对门的门开了,见郭梅把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递给我说:“你妈妈中午来过了,这是她给阳阳做的面羊。”

     “我妈妈来过了?”我吃惊地问。

     “是的,见你不在把东西放我这里就走了,我让她在我家等一下你,她死活不在,着急着要回去了,说媳妇不在,还要回去照看孙子呢。”郭梅说。

     自从我搬到这个小区后,妈妈从来没有来过我这里,一般都是我在双休日回村里去看她,没想到今天她第一次来我这里还遇我不在家。

     回到家里,当我打开塑料袋,看到妈妈蒸的面香扑鼻的上面嵌有红枣的足有盘子那么大的大面羊时,馋得我当即就撕下一块塞进嘴里。住在城里的婆婆早就不再用发酵过的白面蒸面羊了,而是直接买面包房里制作的那种面包式的虚得像海棉一样的面羊给孩子们吃。我还是喜欢吃发面做的面羊,就和我喜欢吃馒头胜过洋式面包一样。

     我把面羊上的一颗大红枣掰下来,把里面的核去掉,塞进了阳阳的嘴里。

     “甜吗?”我问阳阳。

     “嗯,甜!”阳阳吃了一口后伸过小手还要吃。

     我干脆掰了一块面羊给阳阳吃,不一会儿他就吃光了。中午在他奶奶家时他没好好吃饭,现在他感觉饿了。

     晚上我和阳阳都没看电视,早早上床睡了,今天这个二月二过得够累的!

     听到陆涛开门的声音时,我已迷糊了,而阳阳已熟睡。

     陆涛走进卧室时,我没动,他打开灯时,我也没睁眼,我压根就不想理他!

     “睡着了?”他推我。

     “既然知道我睡着了还推我?存心不想让我睡怎的?”我带着气对他说。

     “哟,你还有理了?全家人都跟上你们母子没吃上饭,你还一点都不感觉内疚?!”

     “那也不能把我儿子当垃圾一样扔出去!你不怕伤到他吗?难道你不知道你那样做有多危险吗?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你说那么严重干什么?我是轻轻地把他提出去的,我是他爸爸能伤到他吗?”

     “轻轻的?你胡说什么!我亲眼看你重重地把他摔出去,你还狡辩?你当时的样子那像他爸爸,像恶魔一样!”

     “那你说他犯了错误不用教育他吗?任其发展吗?照你这种不分对错一味溺爱的教育方式,阳阳长大后是什么样子?你就知道表面上做好人,实际上你在害他!”

     “去!你才害他呢!不管怎么说,打孩子是不对的,对孩子只有伤害,没有好处!”

     “不打他,你说怎么管他?”

     “你可以和他讲道理嘛。”

     “和两岁的孩子能讲清一个道理吗?”

     “那两岁的孩子就可以打?好了,我不和你讲了,白费我的口舌!”

     我拉了一下被子,关了床头的台灯,闭上眼不再理陆涛了。

     “你往里挤一下行吗?这么小的地儿,能睡下我吗?”陆涛在往里挤我,他要上床睡觉。

     “你到沙发上睡吧,一个床那能挤下三个人?”我不想让他上来了。

     “好啊,你们母子睡大床,我睡沙发?你以为我是你们家的长工吗?”陆涛不满意了。

     “谁让你当初买这么小的房子,你不会买大点吗?”

     “你真没良心,我在上海打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钱回来给你买房,你不仅不感谢,还嫌小?”

     “感谢?感谢什么?老公给老婆孩子买房不应该吗?再说你自己不住吗?”

     “你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女人!”陆涛咬牙切齿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睡去了,被窝里的我在偷笑。

     第二天早晨我从床上起来时,陆涛已经出门上班去了,推销保险的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日,陆涛天天都在外边拉客户,听说业绩还不错,前两天单位刚奖给他一个电饭锅。

     我做了些鸡蛋汤面,刚和阳阳吃过,对门的星星就敲门进来找阳阳玩来了,今天是周六,这两个小孩都不用去幼儿园,而星星的二课在下午才上。

     等我洗了碗,擦了桌子拖了地板,才发现阳阳已跑到对门家里了,于是我跟了过去。

     我这是第一次走进郭梅的家,以往都是在门外把阳阳叫回去就得了,今天是休息日,所以想过来找郭梅聊聊天。

     “这么多奖状?”我走进郭梅的屋子回过身来时,才看到门背后贴满了星星的奖状,什么“好孩子”、“聪明宝贝”、“小雷锋”等,足有十几张。

     “不算多,我侄女的奖状把整堵墙都贴满了。”郭梅说这句话时,还对着她家正面的那都墙,张开两臂画了一个大圆弧,以形象地向我表示她侄女的奖状有多大的量!

     “可星星还小,才四岁!”我说。

     “要想让他将来有出息,就得从小抓起。”郭梅一边和我聊,一边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并请我坐下。

     我坐下来,喝了一口水,抬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郭梅家的每一个角落:见餐厅里堆着十几袋白面,我知道这是为蛋糕房里准备的;墙角还放着一框豆角,我知道这是郭梅的老公早晨卖剩下的;而客厅星星的小书桌上放着一把儿童用小提琴,书桌下边放着一个画板,书桌旁边的书架上则塞满了书,我随意翻看了一下,有童话故事,有成语故事,有名人故事,还有少儿英语等等各种各样的书都有;门旁的衣帽钩上还赫然挂着一身儿童跆拳道服装!与之相比,我家倒简单了些,一电视、一沙发!

     其实郭梅和他老公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以前就听郭梅说过,他们为了能让儿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转让了村里的土地,举家搬进了城里住。一开始一家三口也是租房子住,后来通过卖菜和做蛋糕挣了些钱,买了这套和我家面积一样的一居室楼房。郭梅说她和老公家祖辈都是农民,每代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过了一辈子,他们想从儿子这一代开始让他们家的后代扔掉锄头,改头换面,成为城市新贵,过上干净舒适的日子。所以他们拼命挣钱,在儿子的教育方面大力投资,对儿子进行全方位打造,力求德智体全面优秀,希望儿子将来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

     不能说郭梅夫妇的思路是错的,人是应该积极进取的,我只是有一点小担心,担心一旦星星将来不能如他们所愿,他们是否能承受了失败的打击?而在我看来,我希望我的儿子阳阳将来能保证自己和家人有吃有穿有住,过得快乐些就够了。我喜欢平淡的幸福,不过,我绝不是说追求名利是错的。人各有志,每一个人都有权力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论以何种姿态何种角色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无可厚非。当然,那些伤人损物的人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星星爸呢?”我常规性地问了一句,其实我知道星星爸在蛋糕房里。

     “在蛋糕房。”郭梅答,和我想的一样。

     “那你不去给他帮忙吗?”我担心我们母子影响人家的生意。

     “他在那里,我就不用去了,如果忙起来他会给我打电话的。”听郭梅这话我和阳阳还是不能多呆。

     “星星爸只是早晚卖菜?白天全是做蛋糕?”星星爸是一台几乎不停息的挣钱机器。

     “对。”郭梅答。

     “够辛苦的。”我说。

     “没办法啊,我们不像你有文化有文凭,我们只能靠苦力挣钱了。为了让星星将来有个好前途,我们就得多吃些苦,不然他将来还是和我们一样种田或打工,受苦受累不说,还受穷!我不愿意再让他过我们这种生活了。”

     “也是。”我说。

     “你有没有给阳阳报培训班?”郭梅突然问我。

     “没有,他还小,我准备等他上了中班再考虑。”其实我准备等阳阳上了小学再考虑上二课的事。

     “教我儿子的那个英语老师特别棒,是大学本科毕业,管学生也特别严,每天都要让学生写一百遍单词,所以凡是让这位老师教过的学生,英语成绩都特别好。等阳阳上了中班,也到我儿子在的这个培训班去学吧,老师真的不错。”

     “哦,对,我会考虑的!”

     ……

     和郭梅聊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四年的大学白上了,已远远不如眼前这位目光深远、志向远大的只有初中文化的大姐了。听了郭梅所说,我突然觉得确实应该考虑阳阳的文化教育了,不能整天只让他玩,得让他写字、背唐诗、背英语单词、学个乐器等等,因为现在几乎每个小孩都在做这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