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医院
    腊月里的大街上并不显冷,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自行车、汽车挤在一起,把整座上城挤得热火朝天:农闲的乡下人,一群一伙地相跟着来到城里购年货,男人们穿着厚棉袄,却前襟大开,满头冒汗,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女人们正毫无倦意地从这家商店出来,又进入那家卖场,不厌其烦地比较着哪家的货更便宜些;路边摊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如遇到上游鱼群的北极熊一样,正在狂欢着他们一年当中最丰润的季节;卖春联和卖气球的商贩已经登场,这说明离正月初一就剩几天了。

     我们乘坐的出租车在人流中走走停停,我透过车窗望着年意浓浓的大街,内心是寂寞的,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年我该去那里过。

     平时十分钟的路程,出租车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把我们送到医院。与外面红火的年终景象相反的是,医院里永远是一片惨白!凡是从你身边走过的,不论是病人还是家属都是一脸的愁云,好像他们还完全不知道春节就要到了。一到冬季,内科病房总是不堪重负,因流感或肺炎住院的病人已经挤到了病房外,一个个在楼道里挂着点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输液成了医院最主要的给药方式,好像打针和吃药都不管用了。

     我拉着阳阳跟在陆涛身后,顶着呛人的消毒水的味道,冒险穿行在亿万计的肉眼看不到的流感病菌当中,终于在楼道尽头的一间病房门外,看到了躺在里边,同样挂着点滴的公公。

     “哟,这是谁来了?快认不出来了!”坐在病床一侧的婆婆看到走进来的阳阳酸溜溜地说。

     一般人以为,看到大半年没见的孙子,当奶奶的一定都会抑制不住思念的情感,冲地来抱起孙子,激动得热泪盈眶的。但这里我要说明一下,那是我妈妈那类情感控制力差的人的反应,而我超理智超强硬的婆婆不同,她是一个不愿感情外露的人,更不愿在人前流泪。她没主动过来抱他的孙子,虽然我知道她很想抱,但她还是想验证一下,这个孙子是否也在思念她这个奶奶。验证结果是令婆婆失望的,阳阳看到她就和不认识一样,就像早晨看到陆涛一样,没有做出一点亲近的举动。

     “唉,看来咱祖孙俩是谁也不认识谁了。”婆婆叹了一口气,始终没正眼瞧过我一下,我知道她是在怨恨我不常带阳阳来看她。

     “妈,我爸又不舒服了?感冒了?”我主动上前和婆婆打招呼。

     “什么感冒,老毛病又犯了。”婆婆冷着脸回了我一句。

     在婆婆嘴里,公公的老毛病就是高血压。其实以前我和陆涛也带公公到医院检查过病情,公公的高血压症状只是轻微的,并不严重,但婆婆已经把公公看成了一个已经失去自理能力的慢性病人。如果说公公的全部饮食起居都是由婆婆来照顾,还不如说是由她来控制,并且她几乎是以医生诊疗病人的做法来强硬地主宰公公的一切,包括公公每天几点吃饭,吃什么,可不可以出门走走等等都是由婆婆单方面决定,很少考虑公公的意见。她认为公公已经没有思维能力了,也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了,虽然公公的思维很正常,行动也很正常。其实婆婆已经快代替医生了:比如婆婆经常不用医生开处方就私自去药店给公公买药回来吃,有时药她是听别人推荐的,有的药是看她广告采纳的;双比如公公到医院看病也经常是由婆婆来定,婆婆认为公公应该去医院输些液体了,她就带着公公去,即使医生说没必要输液,她也会坚持让医院把降血压的药给公公输几天,她认为医院完全不如她更了解公公的病情。这一次住院到底是公公的病情需要呢还又是婆婆的决定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让我这样强硬的婆婆给我个笑脸是很难的。但出于礼节和人道,无论我和陆涛及他家人关系如何,我对病中的公公是应该来看望的,毕竟我和陆涛还是夫妻,我还是他家的儿媳妇。

     小姑子陆帆和她的女儿月月也在。阳阳看到他的小姐姐月月玩着一个氢气球,羡慕地靠了过去,至于他还记不记得月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小孩子在一起从来没有陌生的时候。

     “阳阳玩。”阳阳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小姐姐说。

     “不!”月月还是以前那样的傲慢。

     “姐姐!”阳阳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姐,想以此感动姐姐,但他的小姐姐依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一下都不让他碰那只气球。

     “阳阳乖,不要姐姐的气球,一会儿妈妈出去给你买个。”我拉住阳阳说。

     “来,月月,让弟弟玩玩你的气球。”陆涛开始心疼他儿子了,直接从月月手里拿过牵气球的线递给了阳阳。

     “哇!――”月月被抢夺后,张大嘴哭了。

     我看到这场景赶紧把气球从阳阳手里抢下来还给了月月。

     “哇!――”阳阳哭了!

     立在一旁的小姑子自始至终没参与进来,她和我的隔膜还没消除。

     “哎哟,再出去买一个回来嘛,哭哭涕涕的,烦死人了。”婆婆被吵得有些心烦了。

     “来,阳阳,过来玩这个来。”躺在病床上的公公把他每天手里常玩的健身钢球递给了阳阳。

     月月看到阳阳受到了优待不服气了,走过来一把抢去了阳阳手中的健身钢球。

     “哇!――”阳阳又哭了,我不得不把他抱起来。

     “要哭就出去哭,烦死了!”小月月突然像大人似的口齿清晰地朝阳阳吼了一句。

     “你过来哄哄小弟弟,小弟弟就不哭了。”陆涛拉着月月的小手,试图要取得月月的合作。

     “我才不哄他呢,我不喜欢男生,我们幼儿园里的男生都是坏蛋!”月月嘟着小嘴说。

     我突然发现,月月说话非常清楚,不像阳阳,现在还总是把“姥姥”叫成“倒倒”,看来女孩子在语言方面就是比男孩子强。

     “我会背唐诗,他会吗?我会说英语,他会吗?他要是能背一首唐诗,要是能说一句英语,我就给他一个气球。”小月月露出一副很自信的神情,完全不把阳阳放在眼里。

     “阳阳,姐姐都会背唐诗了,你会吗?”陆涛在问他儿子。

     “他不会,我没教过。”我接过话说。

     “你为什么不教他?”陆涛奇怪地问我。因为现在的父母,从胎儿期就给孩子开始文化艺术教育了,像我这样不把孩子的学习放在第一位的人极少。

     “这么小那懂得诗,等上了小学一年级再学也不迟。”我说。

     “你这人总是太固执,太和人不一样了,不让孩子好好学习,将来怎么会有出息呢?”婆婆终于忍不住批评了我一句。

     她好久都没有训我了,大概肚子里已经积攒了很多训我的话,看来我得走了,不然这里的空气快要爆炸了。

     陆涛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了,借口说要回去给爸爸做面条,带着我和阳阳走出了病房。

     “你别计较,我爸爸病了,我妈妈心情不好。”一边往外走,陆涛一边和我解释着。

     “你妈妈不是因为你爸爸病了心情不好,是看到我心情不好。”我说。

     “不是你想的这样,你这人总是疑神疑鬼的,从不相信别人。”陆涛不满意我说的话。

     我正要进一步反驳时,突然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张熟悉的脸――刘佳!

     “刘佳?干么呢?给谁看病呢?不会是你病了吧?孩子呢?吴天呢?你妈妈病好了吗?”我一见刘佳就有问不完的话,这不仅仅是因为好长时间没见刘佳了,而且还因为她全家人的信息我最近都没听到,其中包括吴天。

     刘佳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一见我就哭了,哭得泪流满面的,她的这种反应倒让我有些惊讶。是长时间没见我这个好朋友,今天相遇感动得哭了?还是对我有了误解,伤心地哭了?我不知道。

     “刘佳,对不起,我这么长时间没去看你是因为前一段时间我的脚崴了,就现在走起路来也很不随便,脚脖子还是有些痛。”我赶紧解释了一下,生怕她误解我。

     可刘佳还是没止住哭泣。

     “你妈妈住院了?严重吗?”刘佳一直哭,我开始觉得她可能确实有伤心事了,我能想到的就是她妈妈的病。

     “吴天……”刘佳刚说了两个字又哽咽起来了。

     “吴天怎么了?”我追问。

     “出车祸了!”当刘佳终于说出原因时,我惊呆了。

     “严重吗?”我急忙又问。

     刘佳没再说什么,而是做了一个带路的手势,示意我们跟她去。当我抱着阳阳领着陆涛跟随刘佳来到一个挂着ICU标识的病房前时,我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到病房里躺着一个全身插满管子的人。

     “他开车时被追尾了,由于他当时没有戴安全带,被从车窗甩了出去,正好撞到路边的一棵树上,自从我见到他到现在他就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意识,现在只是依靠呼吸机维持着心跳。”

     听着刘佳的悲诉,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我们进去看看他?”过了一阵,我才想出这样一句话来。

     “医生不让进。”刘佳说。

     接下来,我给刘佳手里硬塞了二百元钱,匆匆离开了医院,因为再不离开的话,我也要哭了。

     回去的路上,陆涛一直对我欲言又止,直到把我和阳阳送回家,他才说出来:“你确实很在乎吴天。”

     “这个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你就没一点同情心吗?”我对陆涛的话很不满意。

     “我同情,但你已超出了同情。”他说。

     “走开!我不想和你这种人说话!”我实在控制不住了,冲陆涛大吼起来。

     “好,既然你不想和我说话我走就是了,我知道你真正想和说话的人是吴天!”陆涛嗖地站起身就往外走。

     “滚!滚得远远的!”我就和疯了一样朝着他的后背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