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白老师
    原以为过上一夜,阳阳就把没当上班干部的事给忘了,没想到这件事还一直困扰着他,以至于让他都不想去学校了,他要我帮他向老师请病假!如果我帮他向老师请了假算撒谎吗?我认为不算,他也许身体上根本没有病,但他心理有病了,因为他不能正视当不上班干部这件事,总认为老师不公,也感觉自己在同学面前没面子,所以采取了回避的态度,钻在被窝里不出来了!看来我得好好跟他谈谈。

     “阳阳,既然你肚子疼,妈妈送你去医院打针吧,打几针就好了。”这是我对付阳阳装病出和第一招――吓唬!

     “不用打针,我睡一觉就好了。”阳阳一听要打针泥鳅一样钻进被窝里不露头了。

     “不行,必须打针,你不去医院,妈妈就把护士叫家里来给你打。”我进一步威胁他。

     “不嘛,我不打针!”阳阳听到要叫护士来,一着急从被窝里直接站起来了。

     “你不肚子疼了?”我故作惊讶地问。

     “现在不是很疼了。”阳阳知道自己露馅了,低着头说。

     “不是很疼就赶紧穿衣服准备上学去吧,妈妈也要上班,咱俩别都迟到了。”

     “妈妈,我就不能休息一天吗?肚子一会儿又疼起来怎么办?。”阳阳还是不想上学。

     “听话,去上学吧,不然误了课怎么办?”我取过他的衣服递给他说。

     “今天的课我昨天已经预习过了,已经学会了。”他还在肯求我。

     “不能随便不上学的,逃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你今天如果去了,妈妈给你买一个大陀螺玩,好不好?”这是我的第二招――奖励!

     “就是武学文玩的那种三十多块钱的陀螺?”阳阳一听要给他买陀螺立刻变得两眼放光,精神十足了。

     “对,我今天去学校接你时就去给你买。”我承诺道。

     “好吧,妈妈,反正我现在肚子也不是很疼了,那我今天就不请假了。”不出我所料,在我连吓带哄的攻势下,阳阳向我妥协了。

     就这样,有时候阳阳在做错事时,我也会奖励他,这种奖励是为了让他尽快改正或不让事态发展到更糟糕的地步。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如果我对他只是一味强硬,结果可能是他会与我对立起来,要么不上学,要么上学后不听讲,总之在他情绪极度糟糕的情况下,好几天甚至更长时间他都无心学习。在此我提醒父母们,不要以为孩子坐在教室里就是在学习,得看孩子是不是处在一个自愿学习的状态,否则是没有效果的。我曾见过有些父母对不愿上学的孩子又打又骂或进行其它惩罚,不知他们想过没有,把一个满腹怨气的孩子放在教室里有什么用?他会去学习吗?相反,如果你告诉他改正错误后会有奖励的,那么他很可能会与你妥协的。因为孩子本身是不想和家长对立的,和家长对立会让他们感到孤独和恐惧,他们当然不愿意这样,但事情处理不好,他们就宁愿把自己孤立起来。我把这种为让孩子改正错误而实施的奖励叫作倒奖励。

     当然,如果我的这种倒奖励被阳阳利用,他反过来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以不去上学或不去做其它应该做的事来要侠我,那么这个时候我就不能顺着他了。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如果他为了得到一个陀螺而以不上学要侠我,那我宁愿他不去上学也不会给他买的,我会跟他说“你上学后我才会给你买”。

     不过虽然我把阳阳劝进了学校,但我知道当班干部这件事还是他解不开的一个心结,而且已经对他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为解决好这个问题,我决定去找一下他的班主任。

     一天,在学生下课活动时间里,我在教师办公室见到了阳阳的美女班主任白老师。我先和白老师了解了一下阳阳的学习情况,然后又委婉地问了一下阳阳可以不可以担任一个班干部的问题,表面上看我好像在向老师为儿子要官,实际上我是想搞清楚阳阳为什么当不上班干部,是不是阳阳在班里的表现确实不够好。

     白老师是这样回答我的:“阳阳拿到的小红旗在班里是较少的,所以我不能提名让他当班干部,别的孩子会不服气的。”

     “小红旗?”我虽然知道老师所说的小红旗和幼儿园里的小红花是一个意思,都是对学生的评估水平的标志,但我还是问了一句。

     “考试取得名次或有明显进步,作业完成的好,帮助同学,做好事,获奖,上课积极回答问题,等等,做到其中一项就会得到一个小红旗。”白老师说。

     “阳阳这几次考试都在进步,名次也进班级前十了。”我当即帮阳阳举出了一个可以得到小红旗的理由。

     “只学习好不行,其它方面都得好。”老师当下否定了阳阳学习好的这个优势。

     “阳阳在其它方面表现得不好?”我又问。

     “不能说不好,是不优秀。”白老师这样说。

     “哦,是这样,那谢谢白老师了,我回去会和他谈话的,再见白老师!”

     我从学校回到家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一直认为阳阳上小学后是一个表现优秀的孩子,没想到阳阳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这样差。为了搞清楚事实真相,我和陆涛晚上去了一趟住在同一个小区的武大任家。虽然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我们从来没有来过武大任家,今天一进门,看到武大任家豪华的装修,我和陆涛都不敢往里走了,站在门口,我看到了雕花地毯、真皮沙发、宽屏大彩电、实木家具以及考究的壁纸等等,待被允许穿着鞋进去后,我们才小心地往里走。

     和武大任一阵寒暄过后,我们说明了来意,就是想通过他儿子武学文了解一下阳阳在班里的情况,但我不想直接与武学文交谈,担心武学文告诉阳阳后,让阳阳以为我在背后刺探他,我是让武大任先以随便问问的口气和武学文了解到阳阳的学校表现,然后再由他转告给我和陆涛。据武学文讲,阳阳在学校是一个学习好,热心,爱帮助人,不欺负同学的孩子。这就怪了,既然武学文说阳阳在学校表现不错,那为什么老师不认可呢?

     因为担心阳阳,我和陆涛在武大任家只坐了十多分钟就回家了。回到家后,在阳阳做作业期间我没有提这事,等阳阳上床躺下后,我试着问他:

     “阳阳,你在学校打骂过同学吗?”

     “没。”阳阳摇摇头说。

     “帮助过同学吗?”

     “帮助过很多!”阳阳得意地大声回答道。

     “举例。”

     “比如我替女同学扫过地,还借铅笔给别人用过,还给同学买过吃的……”阳阳一口气说了好多他做过的好事。

     “上课积极回答老师提问吗?”

     问到这里,阳阳的兴奋劲儿突然不见了,嘟着嘴说:“老师很少提问我的。”

     “那你违反过学校纪律吗?”

     阳阳不好意思地一笑,说:“有过。”

     “违反什么了?”

     “比如上课说话,给同学扔纸条,打瞌睡,上课期间上厕所……”

     看来我找到他为什么当不上班干部的原因了,我对他说:“你经常违反纪律,得不到小红旗,才当不上班干部的。”

     “不,妈妈,我承认我违反过纪律,但不多,只是偶尔有过,其他同学比我犯得错误更多,就拿我们班长来说吧,打扫卫生时偷懒,强拿别人的东西,还欺负同学,可他的小红旗最多,因为他是白老师的哥哥家的儿子,叫白老师姑姑。还有我们音乐委员,经常抄别人的作业,我们小组长是上课经常偷吃东西,反正每个人都犯过错误,只是有时老师不知道。”阳阳给我举了一大堆例子,以证明他并不比那些当班干部的同学差。

     “你不要说别人,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以后要遵守学校纪律,上课要积极回答问题,只有做到最好才有希望当上班干部。”我对阳阳说。

     “妈妈,我不想当班干部了。”阳阳说出这句话,证明情况变得更糟了。

     “为什么不当了,你不是说你想当吗?”我问。

     “因为我做不到一点错误不犯,再说当上班干部的同学也不是都小红旗多,也不是都没犯过错误,也不是都学习好,反正我感觉老师压根就不想让我当!”阳阳说。

     “不是你说的这样,只要你表现好,总有一天你会当上班干部的。”我又劝他。

     “妈妈,你能不能不提当班干部的事,我不是说过我不想当了吗?”阳阳竟有些生气了。

     看到阳阳不耐烦的样子,我知道我今天的努力白费了,要想消除他的这种失落情绪,尤其是没能取得老师的帮助的情况下,看来得很长时间。

     我和白老师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我不清楚白老师为何对阳阳这样冷,以至于上课都不提问阳阳,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没有给白老师送礼的过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