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七 伤心的眼泪
    为了避免阳阳再私自跑出去玩,我每天在放学前十分钟就到达学校大门口了,待放学铃声一响,学校的大门咣铛一开,我就开始在成百上千个从校门内涌出来的穿着统一校服的孩子们中间检索我的儿子,只担心一不注意,阳阳就从我眼皮子低下溜走。

     我先看见比阳阳高两个年级的星星背着书包从校门里走出来了,但我没有看到他妈妈郭梅,于是我走上前问道:

     “星星,没有人接你吗?”

     “没。”星星说。

     “要不你等一下,一会等阳阳出来后阿姨送你回家,好吗?”我说。

     “不用了阿姨,我自己能回去。”星星跟我摆摆手就自己走了。

     “路上别贪玩,快点回去啊!”我朝星星远去的背影喊了一声,也不知他听到没。

     我虽然搬离了原来的小区,但和老邻居郭梅也时有联系,也经常去她蛋糕店里买蛋糕,每次见面,我和她谈论最多的还是孩子。她说我过于娇惯孩子,孩子都上小学了还要接送,而她则让还不到十岁的星星自己上下学,说得让孩子们多锻炼。我和她的观点不同,我认为不能以锻炼的名义置孩子的人身安全于不顾,大街上汽车那么多,怎么能放心让一个孩子自己走路?何况现在拐卖儿童案件也时有发生,危险真的无处不在。我是从不敢让阳阳脱离我的视线的,别说阳阳上了小学我还在接送,即使他上了初中和高中我也可能要接送他。我这样做并不是在遵照法律规定尽我对孩子的监护义务,而是真的很担心孩子的安全,可能在阳阳长过十八岁成人以后,我也少不了要为他担心,其实从生下他的那天起,他就注定成了我一生的牵挂。

     终于看到阳阳了,可他看到我时不是往常兴高采烈的样子,而是一脸的失落,难道考试考砸了或丢东西了?

     “阳阳,怎么了?不高兴?”我问。

     不想,我这一问,竟把阳阳问哭了,只见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的小脸蛋上滚下来,他仰起脸对我说:“妈妈,我就是当个小组长也满意,可连小组长也没当上。”

     “小组长?什么小组长呀?”我蹲下来帮他擦了眼泪问。

     “今天老师指定班干部,我什么也没当上。”阳阳伤心地说。

     “这没什么,没当班干部的同学多了,又不是你一个人。”我说。

     “全班就只有十来个同学没当上,大部分同学都是班干部。”阳阳告诉我。

     “大部分同学都是班干部?你们班怎么那么多干部啊?”我奇怪地问。

     “我们班的班干部有一个正班长,两个副班长,一个音乐委员,一个体育委员,一个卫生委员,除了这些还有好多组长,全班分了二十个小组,三个人一小组,一个小组里有一个组长,一个副组长,所以全班大部分同学都是班干部,可我什么也不是,妈妈!”阳阳说完竟像个女孩子一样呜呜地哭出声来了。

     “阳阳,你听妈妈说,当不当班干部不重要的,你看妈妈在单位也没当上局长,可妈妈不哭,每天照样是高高兴兴的,你也应该和妈妈一样高高兴兴才对。”我安慰着阳阳。

     “可我很想当班干部妈妈。”阳阳还是不停地在抹眼泪。

     “这次你没当上,以后会当上的,别哭了,妈妈给你买个吃的,你想吃什么?”我想用食品来转移阳阳的注意力。

     “什么也不想吃,咱们回去吧。”看来阳阳真是伤心了,连吃的东西都不要了。

     晚上阳阳匆匆写完作业就安安静静地上床睡觉了,这让陆涛感觉很奇怪,问我阳阳今天为什么不闹着看电视了,我说因为没当上班干部心情不好,不想陆涛却对我说:

     “你就不如人家刘佳会来事,刘佳和老师的关系处得可好了,我还见她给老师家孩子买过衣服呢,现在她家凯凯是副班长!”

     刘佳给老师送礼我不奇怪,好多家长都在这样做;凯凯当上副班长我也不奇怪,他本身就很优秀,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第一名;我奇怪的是,陆涛为什么总是对刘佳家里的事知道的这么多?难道刘佳把他当成自己无话不谈的知已了?

     “你什么时候见刘佳给老师家的孩子买衣服了?”我忍不住问陆涛。

     “一天我见刘佳拿着一件女孩子的衣服,我问给谁买的,她说是给老师家女儿买的。”陆涛说。

     听他这样解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和刘佳毕竟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工作之余互相聊些家务事也很正常。

     送礼?这是我很不喜欢做的事情,如果亲朋过生日或结婚送礼是正常的,如果是为了行贿我还真没做过。郭梅有没有给老师送过礼?不然问一下!晚上,我给郭梅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的时候,我能从听筒里清楚地听到星星背英语单词的声音,郭梅接起电话压低声问:

     “喂,是雨燕吗?”

     “是,我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给老师送过礼?”

     “没有!”

     “从来没有吗?”

     “对。”

     “没送礼星星就当上班干部了?”

     “对,星星一直是班长,怎么了?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我知道有很多家长在给老师送礼,有的家长甚至从幼儿园就开始送上了,不过我没钱,从来没给老师送过东西,好在星星遇到的老师都不错,对星星都挺好的。”

     “是这样啊,我清楚了,挂了。”

     这样看来,郭梅没给老师送礼,我也没送,只有刘佳送了,二比一,我占多数这一方,那我就不送了,本来我就不想送嘛。

     “郭梅就没送礼,可星星不照样当班干部吗?”我对主张送礼的陆涛说。

     “老师和老师不一样,星星是遇到了一位好老师,而凯凯的老师就喜欢收礼,不过阳阳的老师是啥人你又不了解。”陆涛说。

     “阳阳的老师年轻漂亮的,难道还要收家长的礼吗?”我说。

     “年轻漂亮的人就不喜欢收礼了?现在的年轻人更没谱。”陆涛反对我的看法。

     其实我也不是说年轻人就比年长的正派,我主要还是不想给人送礼,我若是一个善于拉关系的人,早就升官了。

     我和陆涛正聊着,阳阳突然从他的卧室里出来了,原来他根本就没睡着,全听到了我和他爸刚才的对话,他走到坐在沙发上的我们跟前,往中间一坐,对我们说:“你们别给老师送礼,通过送礼得来的班干部我不当!”

     “好好,我们不送,咱家那有钱给人送哪。”我赶紧这样说。

     陆涛给只穿着睡衣的阳阳披了一件衣服,对他说:“阳阳,别把当班干部看得这么重,只要学习好就行,你好好学习,将来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后会挣好多钱的,可要是学习不好,当了班干部又能怎样,爸爸上学时的班长现在还在农村种地呢!”

     我总觉得陆涛对阳阳说的后半句话有点问题,种地怎么了?丢人吗?我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陆涛,对阳阳说:“在农村种地的人也是值得尊敬的,不然咱们吃的粮食从哪里来?”

     “那为什么所有的农村人都想往城里跑,为什么所有的家长都想让孩子考大学,照你这样说,别让孩子读书了,直接到农村种地好了。”在城里长大的陆涛对我反驳道。

     “你怎么能这样贬低农民呢?读书不完全是为了找工作,是为了掌握更多的知识,为了提高个人修养,再说我也不是说尊重种田人,就要人人都到农村种田去,阳阳将来做什么由他自己选择好了,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当着阳阳的面,我俩又争论起来了。

     “他想干么就干么?难道他长大喜欢去偷抢,你也让他去干吗?”

     和陆涛聊天总能把人给气炸肺了,但考虑以阳阳在身边,我压了压火,尽量口气平稳地对他说:“你认为阳阳长大会喜欢去偷或抢吗?”

     陆涛没理我,低头问阳阳:“阳阳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开个玩具店!”阳阳不假思索地答道。

     “开玩具店?为什么?”陆涛问。

     “为了我能玩更多的玩具。”阳阳又说。

     “难道你长到好几十岁的时候还要玩玩具?”陆涛一脸不可思议地问。

     “嗯,我到老了都要玩。”阳阳大声回答道,好像暂时把当不上班干部的事淡忘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开玩具店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能挣钱养家就行了。”我帮阳阳说了一句。

     “你看你,不是教他好好学习,是教他开玩具店?”陆涛瞪了我一眼。

     “开玩具店有什么不好的?孩子将来不论做什么,只要他喜欢做,做得好就行,那你要他将来做什么?”我反问道。

     “让他将来考个重点大学,当个研究人员或到政府端个铁饭碗都行。”这是陆涛的观点。

     “那香港李嘉诚一开始是卖塑料花的,李嘉诚当初选择错了吗?”我举了一个例子。

     “你家儿子能做到李嘉诚那么成功吗?”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能呢?或许我儿子将来比李嘉诚还要成功。”

     “好,好,那你就等着你儿子成亿万富翁吧。”

     “不成亿万富翁也无所谓呀,你干么总是想着钱呢?”

     “人没钱能活吗?没钱能有人看得起你吗?”

     “我不这么认为,只要自己过得快乐就行。”

     “问题是没钱就不快乐!”

     “哪是你才这样想。”

     我俩正在争论不下时,突然听到阳阳在放声狂笑,我俩低头看他,原来他正在专心地看着一个动画片,看到暴笑处就笑起来了,看来能不能当上班干部对他影响不会太大的,小孩子很快就会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的。

     “好了,该睡觉了!”陆涛突然关掉电视,要求阳阳去睡觉。

     “不,我要看!”阳阳又抢回摇控器,打开了电视。

     “你不让他睡觉了?明天起不来怎么办?”陆涛看着我着急地说。

     “让他看完这一集,就剩几分钟了,你半中间给他关掉他不高兴。”我说。

     “你就宠吧,看你把他宠成什么样!”陆涛气呼呼地独自回卧室睡去了。

     我和阳阳十多分钟后也上床睡了。

     第二天六点我就起床上,为了让阳阳高高兴兴地去上学,不再想昨天没当上班干部的事,我特地为他做了鸡蛋灌饼和八宝粥吃,可没想到,阳阳却不肯起床,说肚子疼。

     “真的肚子疼吗?”我问阳阳。

     “是,疼死我了。”阳阳爬在被窝里,做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有经验的我知道,他是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