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又遇杨思乐
    第二天病房里来了好多人,除了自家亲人外,大多是青春灿烂的少男少女们,这些一刻都不肯安静下来喜欢用笑声抚慰别人的年轻人们,满满地挤了一屋子,以至于让我了陆涛都顾不上宽慰因为心疼阳阳而时不时抹几下眼泪的阳阳的奶奶和姥姥这两位老太太了。看来阳阳在学校里的人缘还不错,竟然有这么多同学来看望他。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只要你一个电话,我就会赶过去把那家伙给灭了!”一位个子不算高但拥有一副运动员体格的男生拍了一下胸脯对阳阳说。

     “算了吧,幸亏你没去,你若去了还得把一个打斗事件转变成一件人命案!”一旁的武学文呛了那个男生一句。

     “哎,李小强,你要是真想替阳阳出气现在也来得及,要不咱们出去把那家伙找出来教训教训?”

     听另一个男生这样说,我才知道刚才拍胸脯的那个男生就是把阳阳的腿踢伤的李小强!虽然他踢伤阳阳纯属意外,但我心里对他总是有些不满,他当时怎么就没发现伤到阳阳了呢?不过又一想,我不应该这样小心眼,孩子们在玩乐中间,难免谁伤到谁的。

     来看望阳阳的同学们是一群一伙地结伴而来的,这一群刚走,那一伙就来了,每来进来一批,阳阳都要把他的同学一个一个地介绍给我,但其中有一个女生不需要他介绍,这个女生就是杨思乐!

     其实当我看到杨思乐跟着五六个女生走进病房的时候,心里就暗暗吃了一惊。要说杨思乐在二中上学本身没什么奇怪的,我奇怪的是她居然和阳阳进了一个班里面了。你可能要问成为同班同学有什么奇怪的?对,没什么奇怪的,我心里的这种异样的感觉其实是一种担心,也就是说在我的潜意识里,并不希望杨思乐和阳阳是同班同学,我总担心杨思乐会影响阳阳的学习或给阳阳带来什么麻烦,因为当初她割腕的画面还清晰地保留在我的脑海里,尤其她妈妈的那种招惹不得的样子,更是让人想躲着她走。除此之外,我还真说不出杨思乐那里不好,不论是学习成绩还是言行举止,她都是值得人们称赞的。

     担心归担心,不安归不安,我还是热情接待了杨思乐,还和她问起了她的妈妈:“你妈妈还在做直销吗?”

     “不,早就不做了,现在在做代理,我妈妈代理了一个化妆品牌。”思乐较以前文静多了,说话柔声细语的,因为她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少了任性,多了些矜持。

     “这样啊?还是在搞销售这一行?”我说。

     “对,还是在做销售,不过不像以前那样直接上门推销了,而是等别人过来提货,就是说我妈妈现在在搞批发。”杨思乐笑笑说。

     “是吗?看来你妈妈的生意做大了。”

     “没,也没做多大,比以前强是真的。”

     和思乐聊天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注意武学文的反应,我发现武学文一直在和阳阳说笑,完全没注意到思乐似的。

     表面上看起来鼻青脸肿的阳阳,其实受的只是皮外伤,所以在医院呆了三天后我和陆涛就接他回家休养了。因为我也受了一点点伤,所以我顺势和单位请了一周的假,以便恢复一下自己和更好地照顾阳阳。

     陪阳阳休息在家里,除了照顾好他的饮食外,我主要做的是帮他补习功课,不然十天半个月下来,他要误很多课的。

     周六上午,我正在劝阳阳关了电视,读一下英语课文时,听到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见杨思乐一个人站在门外,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

     “思乐来了?快,赶紧进屋里来!”我把思乐迎了进来。

     “我让我奶奶给阳阳炖了些排骨汤,让阳阳趁热喝了吧。”思乐一进门就把饭盒打开了,顿时一股排骨香味从饭盒里溢出来,充满了整个屋子。

     “哟,给阳阳送排骨汤来了?真是太谢谢了。”我嘴里道着谢,但心里不安了,一个女孩独自一人来给一个男孩子送排骨汤,能不让人多想吗?不过人家是好意,确实应该感谢。

     阳阳倒一点也不客气,端过饭盒就喝了起来,一边喝还一边发表着评论,说人家的排骨汤盐放少了。

     “喝人家的汤还说人家不好,你这孩子真是不懂事。”我批评着阳阳。

     “妈妈,我们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我不是掺和,我是在告诉你不要乱说话。”

     这时,一直笑嘻嘻的思乐说话了:“没事的阿姨,我们之间什么话都可以说的。”

     什么?他们之间什么话都可以说?他们俩的关系是什么时候近到这个地步的?不会越线吧?

     正在我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敲门声又响了,来的是武学文的妈妈。学文妈妈看到思乐在我家里,一脸惊异地看了看我,而思乐一见到学文妈妈,马上就告别离去了。

     学文妈妈给阳阳送来了一碗饺子,在她随我进厨房把饺子倒进我家碗里的时候,她悄悄跟我说:“思乐和阳阳交往上了?”

     “不是,他们是一个班的,仅仅是同学关系,没其它。”我赶紧解释道。

     “你可注意些,她家母女可不是好招惹的!”看来学文妈妈对以前的事还心有余悸。

     “不会有什么的,我和阳阳谈过了,让他在高中时期专心学习,上大学后再谈恋爱。”

     “你想得简单,上高中的孩子正是青春萌动的时候,能不注意异性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们当父母的,该说的话说到就行了,对孩子不能干涉太多,更不能不允许他们和异性交往,男女受授不亲的时代已经过去几千年了。”

     “我不是说不让孩子们和异性交往,我是说面对思乐这样不普通的女孩子,还是慎重些好。”

     “其实思乐这孩子很不错的,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呢。”

     “我不是说这孩子不好,是这孩子个性强,你忘了她割腕的事了?”

     “当然没忘,不过我认为她长大懂事后,就不干那种傻事了。”

     “长大后就懂事了?自杀可不分年龄,只是和个性有关。”

     听学文妈妈说了这么多,我的内心更不安了,说:“也是,我找机会再和阳阳谈谈吧。”

     晚上睡觉前,我借进阳阳房间为他关灯的时机装作得很随意的样子对他说:“思乐还真细心,专门让她奶奶给你炖了排骨汤,她妈妈知道了不会不高兴吧?”

     “哎呀,妈妈你想那么多干么?”我只说了一句阳阳就烦了,看来他不喜欢谈这个话题。

     “不是妈妈想得多,思乐妈妈的脾气妈妈是见识过的,真的很让人担心。”我又说。

     “担心什么?我们又没怎么样?”

     “好,好,不说了,睡吧。”

     我赶紧退了出来,我知道若再说下去,会被阳阳呛更多话,再一想,或许我真是多心了,我不能以我们的眼光去判断孩子们的事情。

     不想出什么状况的话,密切注意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