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危险时刻
    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看完两集电视剧后,时间已过十点了。想到阳阳快要下学回来了,我赶紧起身关掉电视,来到厨房为他准备夜宵。虽然他会在学校吃晚饭,但由于他一天要上十几节课,课间活动时间还要参加足球队的训练,能量耗费相当大,所以我在他下晚自习回到家里时,还要再让他吃些东西,以避免他的身体出现亏空。

     今晚我给阳阳准备的是黑米粥、馒头和素炒三丝。等我做好饭看时间时,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我一惊:阳阳怎么还没回来?我的第一反应是叫陆涛出去看看,可我发现他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白天他和他妈妈上了一次大佛山,估计累了,看着电视就睡着了。婆婆更甚,吃过晚饭没看电视就直接上床休息去了。要不我自己开车出去找阳阳吧,家离学校也不远,我好歹拿到驾照一年多了,一个人开车去接一下孩子应该是没问题的。

     拿定主意后,我带上手机和驾照出门了。不过我很少在夜里开车,所以不敢提速,只是以二十迈的速度慢悠悠地向前行进着,一边走还一边透过窗户玻璃扫视着路边的行人,以免阳阳和我的汽车错过。

     路上回家的学生已经很少了,就连路边的小店也大多关了门,路灯下,我一直没看到阳阳的身影。

     阳阳上学时是不带手机的,他说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进课堂,如被发现手机会被老师没收掉的。不过阳阳说他倒不是害怕手机被没收掉,主要是因为在学校里根本就没时间打手机,带着也没多大用,所以就干脆不带了。可现在有用了,如果他带着手机我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他在那里了?但事实是我现在无法与他联系,完全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

     我的汽车一直开到学校门口也没看到阳阳,我开始着急了,停好车到学校大门口问了一下保安,得到的答复是跑校生已经全部离校了!全部离校?那我家阳阳去那里了?这么晚了,他能上哪儿去?是不是我来的路上没看清楚?想到这里,我决定原路返回,再找寻一遍。

     当我的汽车缓缓地掉头回返,开出一百米的时候,我听到路边有人在喊妈妈,我仔细一看,发现阳阳站在一棵大树下边,正在朝我使劲地挥着手。我赶紧让车靠边停下,等待阳阳上车,不想他的样子好像腿脚有了问题,一瘸一瘸的,走路很慢。看到这情景,我下了车,走过去扶他,问:“你的腿怎么了?”

     “踢足球时李小强把我给踢伤了?”

     “什么?李小强把你踢伤了?他踢伤你为什么不管你,让你一个人回家?还有,体育老师为什么也不管你?要不要妈妈明天去找他们?”我一听阳阳被人踢伤且无人负责后胸腔内的火气就真往上冒。

     “哎呀,妈妈你不要动不动就发火,当时我以为没多大问题,就告诉李小强说我没事,不想下课后腿疼得厉害,不能走路了,所以才在路边等你们来接我。”

     “那李小强没看到你不能走路的样子吗?”

     “没有,他是住校生,下课铃一响他就回宿舍去了,我因为腿疼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所以没有人知道我受伤。”

     “你这孩子也是的,受了伤为什么不说呢?”

     “一点小伤说什么,如果说了会让李小强心理有负担的。”

     唉,我的儿子就是太善良了,居然不顾自己伤情一味地替别人着想。

     我把阳阳扶上车后,就又开车上路了。前方的红绿灯处是一个小斜坡,每次我在这里遇红灯停下车后,就要遇到一个半坡起步的难题。我的半坡起步操作得不够熟练,经常有熄火和溜车的现象,可越是这样,我内心就越紧张。这一次红灯过后我虽然顺利启动了汽车,但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车又往后溜了一下,糟糕的是我的后方跟着一辆面包车,我感觉我的车尾好像碰到面包车的车头了。但我不能在路口停车,于是向前开出五十米后才在路边停下。而在这个过程中,后边的车疯狂地按着喇叭,示意我停车,担心我逃窜似的。

     而在我刚停稳车,还没来得急打开车门时,车窗外已经有一个人在重重地敲打着我的车窗玻璃,我摇下车窗玻璃一看,发现一个粗壮的男人站在我的车门外。

     “你耳朵聋了?听不到我按喇叭吗?想跑是不是?”壮汉直眉瞪眼地冲我吼叫着。

     “出什么事了?”我问。

     “出啥事了?出啥事你不知道吗?装什么?”

     “谁装了?我真不知道。再说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吗?你吼什么?”

     “噢,你撞了我的车,要我笑着跟你说啊?是不是还要我跪下来求你?你可能是出门次数少,不知道这太谷县有几个人,更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打听一下!告诉你,今天没一万块钱你这车就别想开回家!”

     “一万元?”

     听到这里我觉得有些好笑,他的那辆破旧面包车总价值也没有一万元,居然来不来就向我喊了这么大一个数字,吓唬谁呀?不过我得察看一下现场才能再发言。

     我下车绕到车后,弯腰仔细察看了一下,发现他的车头没有任何被碰撞的痕迹。我记得很清楚,我的车只是慢慢后溜了一点点,速度和力度都很小,当时路面的坡度本来就很小,车子不会快速溜起来的,也就是说即使与后车发生了碰撞,也不会造成多大的损伤,除非是后车车速快,主动追尾。看到对方的车完好无损,我直起身子来看着眼前这个可以一抬手就能把我扔出去的男人说:“我撞你那里了?我没看到你的车有什么损伤呀?你看,这不好好的吗,连点漆皮都没擦掉!”

     “我看你是不懂江湖规矩,想找死啊?”

     “你怎么说话呢?”

     在我和对方争执过程中,坐在车里的阳阳下车来了,正在这时,这个粗野的男人猛然用手推了我一下,阳阳看到后一步窜上来,挡在我前面,冲对方大声说:“别碰我妈妈!”

     “啪!”在我和阳阳都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男人突然甩了阳阳一耳光,嘴里还骂着:“毛小子,你还想厉害我是不是?”

     “谁让你打我儿子?我要报警了!”

     我一边喊一边想把阳阳拉到我身后,不想阳阳一拳回了过去,但没打到对方,被对方老练地躲开了,可接下来,对方一抬脚,把我和阳阳同时踹倒在地。我正要爬起来,突然看到对方又扑过来了,我赶紧返身伏在阳阳身上,并开始大声呼救:

     “救命啊!救命啊!”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很少,我的呼救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尽管有一两个汽车从我们身边走过,也没有停下来。我只能继续扯着嗓子大声呼救着,因为我担心阳阳受到更大的伤害。

     在我叫喊过程中,阳阳推开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和扑过来的男人又打在了一起。阳阳显然不是人家的对手,几次被打倒在地,看到这情景我哭了,哆嗦着手掏出手机打了110,又拔打了陆涛的手机。

     陆涛的手机长时间没人接,我重复拔打了几遍后才打通,是婆婆接起了电话,说陆涛睡着了。

     “妈妈,有人打阳阳,快点,有人打阳阳,快打死了!”我哭喊道。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个恶男还在不停地打阳阳,于是我使出全身力气冲上去,一把从后面把恶男抱住,试图把对方摔倒,但结果可想而知,恶男只稍用了一点力,就把我给甩出去了。

     好歹在我们母子都爬不起来的时候,听到了警笛声。

     警车到达的时候,恶男已经开车跑了。

     而陆涛见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母子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你为什么不叫我,一个人去接阳阳?”看到浑身伤痕的儿子,陆涛开始责怪起我来了。

     “你还说我,你除了睡觉还知道什么?”我的怒气也全部转移到陆涛身上了,我认为如果他不睡觉,我就不会一个人去接孩子,如果他能听到我给他打电话,就不会来这么迟。

     “算了,吵有什么用?孩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俩还吵!”跟陆涛一起来的婆婆说话了。

     “深更半夜的,一个女人家,遇到事应该第一时间报警,还敢和人家闹架,你能打得过别人吗?今天你们俩能保住命就不错了。”陆涛不听他妈妈的劝说,还在一个劲儿地埋怨着我。

     “你的意思是没你的责任全是我的错?好,是我害了阳阳,行了吧?”我很伤心,我和阳阳都被人打成这样了,都没听到任何一个人安慰心疼的话。

     这时,眼睛肿得都睁不开的阳阳说话了:“妈妈,我的武功练得还不够好,我要继续练,直到把那些坏人都打倒为止!”

     听到儿子这样说,我又哭了,说:“是妈妈不好,妈妈应该先打电话报警,也不应该让你下车,害得你被打成这样!”

     “不是妈妈的错,当时的情况根本就容不得咱们报警,是那个人太坏了,看来以后我身上要带把刀,不然再遇到这种情况还会吃亏的。”

     一听阳阳这样说我慌了,忙说:“不敢带刀,一不小心把人捅死怎么办?以后遇事还是先报警才对。”

     “妈妈,遇上今晚这样的恶人,报警是没用的!”

     “那也是先保全自己为好,尽量不要打斗,如果感觉打不过人家,咱们就跑,别硬撑,知道了吧?”

     这时陆涛也不敢再发牢骚了,和我一道劝说起了阳阳:“你妈妈说得对,硬拼是一种不聪明的作法,保护自己才是首选,因为咱们没必要为别人损伤自己或送掉性命,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以后在外遇到不讲理的人,最好不理他,尽量不打斗,记住了吧?”

     “可如果我被人欺负了以后只知道逃跑,即使保全了自己,内心也会气恼的。”被我们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阳阳真的受不了这种气。

     “阳阳,你要知道,咱们绝对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既然不是最强大的,那就不可能总是胜利,失败是很正常的事,你以后还会遇到很多失败和挫折,你要正确看待这些事,要经得起挫折,要学会不为一些小事烦恼,因为人生就是这样,跌跌撞撞的,很不平坦。你要知道世间不是天堂,不过如果世间真的和天堂一样,风平浪静的,那样反而会让人感觉很无聊的。所以我们以后要做的是更聪明些,而不是更厉害些,那些素质低下的小人真得不值得我们为他费脑子,更不值得我们为他伤身子,躲开他们最好。”

     我给儿子讲了好多道理,直到他疲惫地睡着为止。但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我的心很痛,很自责,是我没保护好儿子,是我没教会儿子遇事该如何应对,不过世间太险恶,有时真是防不胜防。从另一方面讲,我的儿子遭遇这样一次磨难也有好处,会填充他的人生阅历,会增强他的应对能力,人就是在磨难中逐步变强大的。

     想到危险时刻儿子能挺身而出,把我护在他身后,我是很心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