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韩老师其人
    晚上陆涛把阳阳从学校接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烧馅饼,阳阳最爱吃馅饼了。我刚把一张馅饼放进饼铛里,阳阳就突然从背后把我抱住,然后像个婴儿一样撒着娇喊我:“妈妈!”

     “哎!”我答应着。

     看来我儿子今天心情不错。他平时回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开电视就是开电脑,今天却是直接跑过来抱妈妈来了,是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莫非这次考试考得好?前几天他们学校刚进行过期中考试。

     “这次考试的成绩下来了没有?”我问阳阳。

     “下来了。”阳阳说。

     “考得怎么样?进步了吗?”我又问。

     “进步了,我这次排到25名了。”阳阳高兴地说。

     “25名?你好棒啊,比上次考试进步了13名!?”听到阳阳考试进步的消息,我激动地反过身来也抱住了他。

     这时,陆涛走进了厨房,见我们母子抱在一起,有些奇怪地问:“你们俩十年没见面啊?怎抱这么紧?”

     “我们高兴就抱嘛,你管得着吗?”我说。

     “高兴?有啥高兴事了?中奖了?”

     “你扯那里去了,除了钱你还记着啥?你也不问问阳阳这次考了多少名?”

     “多少名?40名?”

     “你真把我儿子看扁了,告诉你,我儿子这次考了25名!”

     “考25名就把你们母子高兴成这样?让邻居听到了不得把人家偷笑死!”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喜欢给人头上浇凉水?25名虽然不算什么,但对于阳阳来说就值得庆贺,因为他上一次是38名!”

     “那你们也太夸张了吧?人家考第一名的也不这样!”

     “你就不能鼓励一下孩子吗?我认为孩子不管考多少名,只要他在进步就值得高兴,就应该得到表扬。”

     “我不是不愿鼓励他,我只是想让他给自己定个高一点的目标,不要取得一点点小进步就骄傲自满。”

     “什么骄傲自满?我认为骄傲的人才有自信呢!”

     没料到我和阳阳喜悦的心情顷刻就被陆涛给撕破了,阳阳见我们俩吵起来,收了笑容,独自一个人回了自己的书房。这时我真的生气了,闭了嘴,怒视着陆涛半天不说话。

     很快陆涛被我刀一样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了,他赶紧对我解释道:“我不是想打击阳阳,我是想告诉他排在25名的学生还不能算是好学生。”

     我还是不说话,我知道,有时沉默比任何语言都有力量!

     果然,陆涛开始慌了,赶紧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好,好,是我错了,我应该表扬孩子的,我现在去和阳阳解释一下。”

     陆涛说完,走进了书房,我也跟着进去了。

     “阳阳,爸爸不是想打击你的积极性,爸爸是希望你更好一些,你应该理解爸爸的意思。”陆涛摸着阳阳的头说。

     “对,你爸爸是希望你更好。”尽管我还在生陆涛的气,但我不得不帮他说话,因为我也不想让他们父子之间存在误解。

     其实自从陆涛接替我开始接送阳阳上下学后,他们父子关系比以前好多了,上周六父子俩还在楼下打了好一阵的乒乓球呢。

     阳阳见爸爸改变了态度,也再次露出了笑容,他说:“其实我今天高兴的事不是这次考试,是我们韩老师让我进班委了,我现在是班里的卫生委员了。”

     “噢,原来我儿子是因为当官了才高兴的。”陆涛终于说了一句幽默的话。

     可阳阳更幽默,故意装作不高兴的样子,对我嚷道:“妈妈,爸爸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听呢?”

     “你爸爸说话难听是因为他当初没上几天学,所以你要好好学习,不然长大后说话和你爸爸一样。”我笑着说。

     “得了吧,你就喜欢把我当反面教材来用。”陆涛虽然表面上对我说的话不满意,实际上他看到我又恢复了和他的对话,心里是高兴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陆涛已经开始在意我的情绪了,不像以前,总以惹我生气为乐,还动不动就把离婚挂在嘴上。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度过了危险期,我们的感情正在修复,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坚持就是胜利!我有两个女同学在几年前就离婚了,我现在很庆幸自己没有和她们一样走离婚这条路,我为阳阳保住了这个家!

     “开始吃饭吧,不然饼子都凉了。”看到三个人的心情又多云转晴了,我把他们父子叫进了厨房,开始享用起我的美味来。

     不想陆涛刚咬了一口馅饼就大叫起来:“你往馅饼里放了多少盐啊?这咸得能吃吗?”

     “就你毛病多,你要觉得咸就自己做!多喝口米汤不就行了?”我也知道我往馅饼里放的盐多了,可我就是不想承认错误!

     “好吧,我把你的馅饼当成咸菜吃也行,反正喝米汤是要就点咸菜的!”陆涛开了句冷玩笑,装作无奈的样子说。

     “哈哈哈!”阳阳被逗笑了。

     我吃了口馅饼对陆涛说:“那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咸了一点点。”

     “好,承认错误就好,我已经原谅你了!”嘿!什么时候陆涛变得比我会说话了?

     阳阳吃过饭直接进书房做起了作业,连他每天必看的动漫也不看了,可见老师的鼓励有多厉害!

     晚上躺在床上,我对陆涛说:“看来韩老师这个人挺好的,咱们改天请韩老师吃一顿饭吧?”

     “吃什么饭?现在学校不让老师接受家长们的吃请!”陆涛居然完全不赞同我的提议。

     “我不是想贿赂韩老师,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感谢,还有,也想和韩老师细细聊一下阳阳的的学习情况,和老师就要多沟通,只有多沟通才能让老师更好地帮助阳阳。”我解释道。

     “想沟通,你直接到学校找她就行嘛,干么非要请吃饭?”陆涛还是不同意。

     “和老师吃顿饭怎么了?再说你和韩老师还是同学,同学之间聚一次餐不很正常吗?”我坚持着。

     “要请你去请吧,反正我不去,我也不吃。”陆涛一转身,给了我一个脊背。

     这个家伙把我又给惹生气了,我踢了他一脚,说:“我还以为你这个人变好了,看来你一点都没变,真是本性难移!”

     陆涛的这种做法确实让我不能理解,我想不通,一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表现得这么小气和不通人情?

     要说韩老师让阳阳当了个班干部也没什么,也是很正常的事,但和阳阳小学时期的班主任比,韩老师就感动了我,就像一个穷人突然得到施舍一样。

     正在我不知如何感谢一下韩老师时,武大任回来了,这让我看到了救星。

     武大任这次回来和上次是不一样的,因为这一次他又升职了,升成正处级领导了,他坐的小汽车也不一样了,由一辆十多万元的普通小车变成了一辆二十多万元的越野车!

     武大任这次来我家,是找我帮他修复他和儿子的关系的。

     我想要想让武学文再次接受爸爸,必须做通他妈妈的工作!

     我去了武学文家,和他妈妈聊了很长时间,我对他妈妈说:“既然你和学文他爸都各自成了家,就别再计较以前的事了,孩子和他爸爸的关系总是别别扭扭的也不好,你不想孩子有爸爸照顾吗?虽然你现在的老公对学文也好,但总是代替不了他的亲生父亲,你说不是吗?”

     学文妈妈听了我的话说:“不是我不让学文去找他爸爸,是学文自己不想见他爸爸。”

     “学文还小,有些事不能正确理解,这就要你这当妈妈的来给他解释,我和他说一百句也不如你和他说一句话顶用。再说现在他爸已经是正处级领导了,等学文将来大学毕业了,他爸爸估计就当上省长了,到时候他照顾起学文来比你更有实力,你说不是吗?”

     经过我一翻劝说,学文妈妈终于被说动了,她答应我要和学文好好谈谈。

     第二天,学文妈妈就把学文送到我家来和他爸爸相见了,见面后,学文也接受了他爸爸送给他的山地自行车。其实我知道他早就想有一辆山地自行车,只是他妈妈给他买不起,这种自行车几千块钱呢!这次他爸爸给他买来,正合他的心意。不过,不管他是为了得到自行车才接受爸爸,还是先接受了爸爸才接下这辆自行车,反正他们父子又和好了。

     我帮了武大任了忙,他当然也得帮我的忙,我让他以同学的名义把韩老师请出来吃顿饭,到时,让陆涛也参加,我则以同学家属的名义,也一起赴宴,这样,我在饭桌上就可以好好和韩老师谈谈阳阳的情况了,也可以当面向韩老师表达我的谢意了。

     可武大任听了我的设想后,和陆涛一样犹豫,我不解地问:“你们同学聚一下餐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老同学确实应该多见面,多聚聚,只是我担心陆涛不同意。”武大任说。

     一说陆涛我就来气了,我对武大任说:“你说陆涛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连老同学也不认了?”

     这时,武大任笑笑说:“你不了解情况,陆涛不是不想认老同学,他是不好意思见韩老师。”

     “为什么不好意思?他和韩老师上学时闹过矛盾?”我奇怪地问。

     “没,他们没有闹过矛盾。”武大任说。

     “那是因为什么?”我追问。

     “因为――”武大任又犹豫了一下,但他看到我得不到答案不罢休的样子,就告诉了我实情:“因为他们以前是恋人关系,韩老师是陆涛的初恋情人!”

     “什么?”我听后惊呆了,这个答案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

     “他们当初感情很好,韩老师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只是后来陆涛到部队当了兵,韩老师上了大学,时间长了他们俩就断开了联系。不过,主要是陆涛不联系韩老师了,他总认为他配不上韩老师了。”

     听了武大任的讲述,我没再坚持要他请韩老师吃饭,不说陆涛不好意思见他的初恋情人,我也需要用一段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一爆炸性新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