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韩老师再次来访
    一般来说,人在心情不好时,食欲和睡眠都不好,而我不一样,越生气,就越能吃能睡,饭量大增不说,睡眠拉长!

     在我开始迷糊,即将入梦时,陆涛推了我两把,我猛地扭过身子来,对他大吼:“你能不能不要碰我?”

     “你睡觉不脱衣服啊?”陆涛倒没因为我大叫而生气,可能是自觉理亏的过吧。

     “我就爱穿着衣服睡觉,不用你管!”我砸他一句,又扭身睡去了。

     陆涛没有再说话,他现在也学聪明了,已经知道在我生气时尽量少说话,等洪峰过去,浪潮趋平时,才会试着和我沟通。

     其实直到第二天早晨,我内心的洪潮也没有完全退却,不过已平静了许多,因为我睁开眼了,并准备下床做早饭!前面说过,我越是心情不好,就越饿得快。

     吃什么呢?馅饼?烙饼?包子?油条?这些都太油大了吧?身体越来越胖,腰线越来越不明显,这样不越来越不招人喜欢了吗?哼,爱喜欢不喜欢,除了儿子是真的,一切都是假的!再说想吃呀?没办法,想吃就吃吧,不然嫁个男人得不到爱不说,吃也满足不了自己,那怎么能行呢?

     想到这里,我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直奔厨房而去!我一心情不好,厨艺就大增,你看吧,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做出一桌子美味来。

     陆涛竟也想帮我的忙!和我一起挤在厨房里,碍手碍脚的,一会儿帮我揉面,一会儿帮我包馅的。

     “不用你,我一个人可以的。”我不耐烦地对他说。

     “两个人做不快点吗?”他就是厚着脸皮不离开。

     烧了十多个馅饼后,我又做了一锅蛋汤,然后就开始坐在餐桌旁大吃大喝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陆涛之间的战争也换了方式,不再是明枪明炮,直接相互残杀的场面了,而是像当初美国和苏联一样,喜欢冷战了,并且还是颇有绅士风度的冷战,就像现在一样,口里嚼着馅饼,嘴角还挂着笑容,内心却强压怒火较着劲儿。当然,这一次较劲儿的人主要是我,陆涛脑子里想的绝对是如何解释我昨晚看到的那一幕。

     “嗯,不错,今天的馅饼烧得真香!”陆涛先来了句甜言蜜语,想让我放松防范。

     “不用讲好听话,没用!”我直接揭露并回绝了他。

     “嘿嘿!”,这家伙笑了一声说:“我发现你是自寻烦恼。”

     “谁烦恼了?我高兴着呢!”我瞪他一眼。

     “我们在一起过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我?”陆涛又说。

     “相信啊,我什么时候说不相信你了?”我现在完全不想和他多说,所以就这样反着说话,以免他抓住问题来详问详解。

     见我避而不谈,陆涛开始直接陈述了:“昨晚韩翠凤是来家访的,并且她不知道阳阳是我的儿子,当她敲开门的时候还以为走错了。”

     我没答话,继续吃喝。

     陆涛也继续演讲:“因为我们是老同学,所以就聊起了各自的家庭生活,你回来的时候,我正在领她参观咱们的卧室。”

     “参观卧室?”听到这里我感觉很好笑,“你说话什么时候变得像一个外交家了?”

     “信不信由你吧,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陆涛见我不相信他就闭上嘴不说话了。

     而这个时候我吃饱了,并且是吃太饱了,肚子鼓了起来,不穿一件宽松休闲的衣服是遮不住的。我刚放下筷子,一个饱嗝就从肚子里响亮地打了上来,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一下陆涛,见他正坐在对面直盯盯地看着我,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他一定更不喜欢。不过又一想,不喜欢就不喜欢,反正他从来就没喜欢过我,我即使像个淑女一样,腰身瘦瘦的,不论看到什么美食也装成没胃口的样子,他也不一定喜欢。因为我现在知道了,多少年来在他心底一直藏着一个人,那就是韩翠凤!虽然那一次他因为在太原被人打伤住院后,对我给予他的悉心照料心怀感激,和我的关系也升温不少,但现在突然杀出个韩翠凤来,我看我和他之间的温度又要回调了。

     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八点多了,看来得去妈妈那里接阳阳了,不然他会在姥姥家玩一整天不去想作业的事。

     我站起身,取下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外衣开始往身上套,这中间陆涛的手机响了,见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我一下,当即把来电挂断了。谁的电话?他为什么不接?我正在扣扣子的手停了下来,原地看了陆涛一两秒,见他果然不自然起来,借口刷牙起身往卫生间走去,但露馅的地方是,他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想要毁灭证据?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只手抓住他拿手机的那只胳膊,另一只手从他手里夺过了手机。我翻开来电记录,见手机屏幕上亮着两个字:翠凤!

     “这韩老师也太着急了吧?我还没出门她就打电话过来,莫非你们俩已经不考虑我这个人了?是逼我走呢还是逼我发火?”我用手晃着陆涛的手机说。

     这时陆涛终于怒了,冲我喊:“够了!你要再瞎猜疑,我就把韩翠凤叫来咱们三个人当面对质一下!”

     “对质?好啊,有种你现在就打电话叫她来,我如果得罪了她大不了给阳阳换个学校!”我不甘示弱地说。

     “好,打就打!”

     陆涛赌气给韩老师打了过去,只是他刚张口叫了一声“翠凤”嘴就不动了,我听到韩老师在电话那头说话,但我听不清楚,待那边说完一句后,陆涛只是一个劲地回答说:“好,好,那你过来吧。”

     “你那个翠凤现在就要过来?”我吃惊地问陆涛。不过吃惊下面压着的是愤怒,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他们俩公然在我面前来来往往?不过要冷静!冷静!看她要来做什么,如果抓不到证据,所有的话都只能算猜疑。我告诫自己道。

     “你忘了?韩老师昨天不是说今天要过来找阳阳谈话吗?”陆涛说。

     “谈话?噢,对,她昨天是这么说过。”我想起来了。

     “你好像提前进更年期了,疑神疑鬼的!”陆涛瞪了我一眼,从卫生间出去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敢接电话?”我从卫生间追出来问。

     “你这一猜疑,把我给搞慌了,也忘了韩老师要来找阳阳谈话的事了,只怕你又疑心,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幸亏你刚才让我打过去,不然让人家觉得咱们不欢迎老师来家访?”

     “我也相信韩老师来家访确实是对阳阳的关心,不过她对阳阳这么热心倒让我有些不适应,我还没遇到过这么热心的老师呢。”

     “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人家关心你儿子,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陆涛满脸不悦地说完这句话,穿起衣服开始往外走。

     “干么去?你不接待韩老师了?”我问。我认为陆涛一定是生气了。

     “干么去?接阳阳去!不接回来难道让韩老师去你妈那里找他吗?”

     对,是得把阳阳接回来,可我又一想,刚才我不正是要去接阳阳吗?想到这里我对陆涛说:“要不我去接吧,你在家等韩老师?”

     “得了吧,还是你在家等吧,我要等在家里就又跳进黄河洗不清了。”陆涛说完下楼去了。

     陆涛走后不久,韩老师就到我家来了,我热情地把她请了进来。

     “阳阳呢?”韩老师一进门就问。

     “陆涛接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我说。

     “好,那我等一会儿。”

     韩老师坐下后,我给韩老师冲了一杯茶,还拿来一盘水果。

     “喝茶,吃水果!”我请让着。

     “好。”韩老师端起水杯呷了一口。

     “你和陆涛是同学?”我随口问道。当然这种已经有答案的问话只是一个客套话。

     “是的,不仅是同学,还是同桌呢。”韩老师说。

     “噢――!”我又有些收获,他们俩还是同桌!

     “不过一开始我不知道陆涛是阳阳的爸爸,当初武大任介绍阳阳时,只是说阳阳是他一个朋友的孩子,并没有提陆涛。”

     “既然你、陆涛、武大任都是同班同学,那为什么武大任不和你提陆涛?为什么要隐瞒?”我疑惑地追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得问武大任了。”

     说话间,陆涛接阳阳回来了。

     阳阳回来后,韩老师说要和阳阳单独谈谈,于是我就让她和阳阳到书房去了。

     我和陆涛留在客厅里,默默地等着韩老师,谁也没说话。

     没想到韩老师和阳阳这一谈就谈了两个多小时,都到了我该做午饭的时候了。我起身用电饭锅闷了一锅米饭后,韩老师和阳阳终于从书房里出来了,但我看到韩老师脸上的笑容很勉强,当着阳阳的面我也没好意思问什么,只等韩老师开口。

     “阳阳还是不愿意加入共青团,我尊重他的意愿。”韩老师有点失望地说。

     “这孩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呢?”陆涛有些不高兴地看着阳阳说。

     阳阳却一撅嘴说:“我就是不想入团嘛。”

     “这没什么,入团是自愿的,不能强求。再说不入团也不能说孩子不好,这说明这孩子有个性,有主见,有思想。”韩老师看着陆涛说。

     “对,由他去吧。”我不想让陆涛把气氛搞坏,劝他说。

     陆涛虽然还是不满意,但考虑到韩老师在场,就没再说什么。

     “好了,我要走了,再见!”韩老师和我们道别后就往门外走去。

     “今天中午别走了,在我家吃饭吧?”我热情地挽留着韩老师,一半装一半真的。

     “不,我要回去了,我女儿还在家里等着我呢。”韩老师走到门外说。

     “她爸爸不在家?”我送出门继续和韩老师聊着。其实她老公在不在家我一点都不关心。

     听我这样问,韩老师站住了,停了一会儿,然后淡然一笑说:“我们早就分开了,我带着女儿,他已经再婚了。”

     “哦?”我怔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