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19.│
    见警卫就快碰到自己的身体了,冯小小一咬牙,提着裙子往前一冲,冲到林再霖面前,将一张信笺一样的东西塞进他的怀中,嘴里急促地说道:“这是他当年陷害你父母的证据,你不能娶她......”

     话还没说完,在冯俞横的示意下,警卫快速跑上前将冯小小的嘴巴捂住,带了下去。

     林再霖看完信笺上的内容,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冯俞横,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的父母,是你害的吗?”

     众目睽睽之下,冯俞横不管是做还是没做都不可能承认,所以很果断地答道:“我发誓不是我害的,那孩子是不想让你娶宁宁,故意胡言乱语干扰你的,你不要相信她的话,女人在嫉妒之中做出的事情是无法理喻的。”

     “那这个呢?你也不承认吗?”一道声音从另一侧响起,众人转头去看,赫然是冯俞横的夫人白清灵,她的手中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看上去份量不轻。

     白清灵轻笑一声,将手上的资料往宾客座位中一扔,满天的纸片像下雪般落进宾客的手中,将他们的注意力给牢牢吸引住。

     冯俞横心中产生不妙的感觉,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张落在他脚边的纸片,只看了一眼,脸就涨红了,怒道:“你敢!”

     看完纸片上的内容的宾客此刻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有急性子的直接站起来冲着冯俞横道:“你竟然在我联盟境内部署了如此多的探子,意欲何为?”

     “前财政大臣的暗杀令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因为贪污才自杀的吗?”

     “招安的那些海盗不是说安置好了的吗?为什么会有剿杀令?”

     “......”

     有了第一个人的质问,后面的那些人再开口就容易了,也跟着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开了,叽叽喳喳的,将现场变得宛如闹市。

     冯俞横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白纸黑字写在上面的东西他要怎么否认?就算否认了,这些人会信吗?还有,白清灵怎么会知道这些文件的藏放地点的,按理来说,那里应该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才对啊,难道......

     猛地抬起头,看向站在角落里的那个老妇人,没有错过她眼中的笑意,冯俞横双眼充血,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

     果然是她!但是不可能啊,他明明没有告诉她这些东西藏在哪里,虽然告诉过她一些事情,但是他还不至于蠢笨到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难道不是她?那会是谁?

     见冯俞横脸上的神色一会儿变青一会儿变白,不知道在想什么,众人哪里还会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真假,如果是假的话,冯俞横早就吼开了,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看就是在思考怎么应对。

     等冯俞横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后,在场的宾客们已经全部站了起来,面朝着他,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都是一副向他讨要说法的样子,看上去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些人就要动用非常手段了。

     “你们要干什么?她们两个都已经疯了,这完全就是在陷害我!疯婆子的话你们也信吗?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我的,怎么可能被她们找到,我有那么傻吗?”冯俞横心中一颤,但面上仍强装镇定道,这是在他的地盘上,量这些人也不敢怎么样。

     老妇人的声音及时响起,冰冷的语气中有股让人信服的力量,“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拿来当挡箭牌,还有什么是做不出的?要给你们听录音吗?”

     不知道老妇人做了什么操作,现场突然响起了冯俞横微醺的声音,谈论的内容跟纸片上的内容几乎一致,而另一人的声音,众人都听得分明,正是这个老妇人的声音,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冯俞横对她说出如此隐秘的事情。

     冯俞横脸上的神色阴沉得似乎能滴得出水来了,世人皆知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隐藏在这权力之下的压力与心酸却没人能理解,高处不胜寒这句话他再赞同不过了,谁能体会到连自己的妻儿都不能信任的感觉?但是对老妇人,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也无法否认他对她确实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人能得到他的信任的话,那人除了老妇人外不做他想。

     他只知道自己喝醉酒了就喜欢往她那里跑,胡言乱语一通,然后睡个沉沉的好觉,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把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跟她说了,难道他潜意识里想要一个人知道他在干什么,能够理解他吗?

     见有人朝着他逼近,冯俞横忍住往后退的冲动,怒道:“录音也可以伪造,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谁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

     老妇人往前走了几步,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对着冯俞横道:“我的吃穿住行都在你的控制之下,我能怎么伪造录音?还有,对着我,你确实不会说这些,但是对着我们的女儿,你却无所不谈,录音就是这么来的。”

     脑中轰地一声,冯俞横看着那张照片上的人像,嘴唇颤了颤,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有点太过戏剧性,众人看了看老妇人,又看了看冯俞横,实在难以想象两人曾经有过“一腿”,甚至还有过女儿。有眼尖的看清了老妇人手上拿着的照片,“啊”了一声,指着唐小果道:“原来你就是她的母亲啊!”

     看了一眼被林再霖拉在身后的唐小果,老妇人淡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女儿已经死了十多年了,正是被她的亲生父亲拉着当挡箭牌而死的,阿横,你说是不是?”

     冯俞横脸色一变,脑海中不可控制地回忆起了那段记忆,咬牙否认道:“不是!”

     见他连那张照片都不敢看,众人多少也猜到了一些当年的事情,又刷新了对冯俞横的看法,虎毒还不食子呢,没想到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去手。

     “对了,忘记说一件事了,你的士兵都被我调去攻打混乱星系了,唯一还留下的只有元帅府的这些了,所以,大家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吧。”老妇人轻描淡写地抛下这句话,像是完全不知道这话对于冯俞横来说是一个多么爆炸性的消息一般。

     “不可能!来人!传我令,三军集结!”冯俞横这回是彻底慌了,高声喊道,恨不得自己亲自去将他的那些士兵都叫来。

     命令下去后,迟迟没人回应,冯俞横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而提着一颗心的众人也终于将心放回到了肚子里,看向老妇人的眼光愈发好奇,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妇人竟然有如此大的能力,连冯俞横的士兵也能调动开来。

     见冯俞横的额上已经冒出了大颗大颗的冷汗,老妇人勾了勾嘴角,他一定想不到,他亲手任命的军政大臣是她这边的,埋藏了十几年的棋子,总算有了用到的一天,而且看上去效果还不错,就让他慢慢感受众叛亲离的滋味吧。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超乎预料的地步,冯俞横阴狠地看了眼老妇人,蓦地拿出机甲,钻进驾驶室,低空掠过,将来不及反应的老妇人抓起,扔进驾驶舱中。

     林再霖也在同一时间拿出了机甲,虽然他早有预感,他父母的事情跟冯俞横离不开,但是直到亲眼看到证据,他才算是肯定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他一定要跟冯俞横好好算算这笔帐!

     冯俞横之所以能当上元帅,靠得可不仅仅是运气以及智谋,而是真的拥有实打实的作战能力的,虽然他已经很久不用自己动手,但这并不能代表他就忘记了战斗技巧,事实上,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论操控机甲的能力,冯俞横还要在林再霖之上。

     唐小果在下面看得心急,这些人,之前都是一副要杀了冯俞横的样子,怎么到了真的要动手的时候,却一个个都站着不动了,好戏谁都会看,有本事就自己上啊!光让林再霖一个人动手是怎么回事?这种时候就不要讲什么光明磊落了,把冯俞横拿下才是正事啊!

     其实唐小果想错了,众人之所以不上去帮忙,一来是大部分人没有机甲,二来到了这种级别的战斗,实力不够的人加入还说不定是帮了谁,到时候误伤了林再霖就不好了。

     虽然落在下风,但是林再霖并没有泄气,而是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冯俞横的机甲,将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操作机甲上,努力朝着冯俞横靠近。

     几分钟过后,冯俞横露出一个空子,看上去像是故意引诱林再霖去攻击那里似的。

     唐小果心中一紧,恨不得此刻她就坐在林再霖身边,然后提醒他不要去攻击那里,可惜的是她的愿望只能落空了,林再霖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是冯俞横的陷阱似的,直接冲着那个空子击去,爆破的声音响起,震得底下站着的人心神一颤。

     嗯?下面站着的人看着那个被击飞的身影,一阵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冯俞横被击中了?那不是他的陷阱吗?这是怎么回事?

     冯俞横的半边机甲已经损毁,机体像是不受控制般,朝着下方急速坠落。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机甲内部,冯俞横勾起了一抹笑容,瞥了眼被他打昏了放在副驾驶座位的老妇人,冷哼一声,双手在机甲操控屏上飞快地操作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喃喃自语道:“来吧,是你逼我的,要死一起死。”

     林再霖将动力装置关掉,任凭机甲在地心引力的控制下快速下坠,他的双眼紧紧地看着冯俞横的机甲,数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就等他使出最后一击,冯俞横这个人就将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