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9.│
    第二天一早,刚睡醒还有点迷糊的林再霖睁眼一看,唐小果握着拳头在他床前,一脸英雄就义的表情,对着他大吼道:“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林再霖失笑一声,起身下床,将唐小果拦腰抱起,平放在她的床上,语气宠溺地道:“好,你的伤还没好,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会儿会有人送早餐过来,我先走了,要处理的事情有点多。”

     脸色爆红的唐小果缩在被子里,目送着林再霖的身影走出房间。等没人了,才高兴地在床上翻滚了两圈,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九铃拿着鬼气珠在一旁修炼,见唐小果这么开心,半是欣慰半是担心,林再霖身上的麻烦事可还没解决,希望这对新鲜出炉的小情侣可以不要再经波折了。

     混乱星系发生当权者变动这么大的事情,帝国那边不可能不知道,消息传过去之后,有人喜,有人忧,有人疑,有人恨。

     一间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办公室中,掌握着帝国至高权力的帝国元帅冯俞横冷笑着将助手叫进来,吩咐他去将媒体找来,他有事要宣布。

     等领命而去的助手离开后,冯俞横从上锁的抽屉中拿出一盒录像带,像是喃喃自语般摸着录像带道:“希望你乖一点,不然,我就只能凶了......”

     媒体来得很快,冯俞横一身笔挺的军装,衬得他的气质更凌厉,但当他一笑,这气质就转为儒雅,像是投笔从戎的读书人一般。

     虽然冯俞横笑得可亲,但没人敢真的当他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到场的媒体们乖乖地聚拢在一起,围着冯俞横,拿出比读书时还认真的劲准备着记录冯俞横接下来要讲的话,如果他们没猜错的话,在这个关头,冯俞横要讲的话一定跟林再霖有关,只是具体是什么事情,就没人知道了。

     冯俞横清了清嗓子,对着录像机一笑,磁性的声音响起,“冯俞横在此恭贺白虎团长林再霖与血瑰团长程修然成功当上混乱星系的当权者,对于程团长,我是不怎么熟悉,但是对于林团长,那我可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其中的渊源,想必不用我说大家应该都知道。”

     “我在林再霖5岁的时候收养的他,悉心培养他到15岁后,将他丢到了战场上去,不是我对他残忍,而是因为他天赋异禀,战场上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后面的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十五年没有尝过败绩这句话想必不用我多说。但是,我还是失算了,没想到长年的杀戮生活对他的性情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

     “他渐渐地开始拒绝跟我沟通,做决定变得更武断,性格也变得更乖张,终于还是,酿成了大祸。说起来,主要原因还是在我,如果我能够对他多一点关心的话,他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了。他叛国前夕,我还想着将我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他,说不定可以成为喜上加喜的事情,结果却没想到这让他误以为我是在逼迫于他。”

     “呵,我要是真的逼迫他的话,他怎么能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军队?怎么能在我元帅府都来去自如?”

     说到这里,冯俞横的语气变得有点激动,显然是心中的感情压抑不住,所以自然流露了出来。

     稍稍平复了一下,他继续道:“旧话不再提,现在既然林团长当上了混乱星系的当权者,那么以前那些事就全部一笔勾销,虽然我知道林团长这会有很多事要忙,但是我还是有一个请求,希望林团长能够抽时间到访帝国,或者说,故地重游一次,我们可以好好计划一下混乱星系与帝国的合作事宜,加强交流互通,你说好吗?”

     这段视频第一时间被传播开来,迅速成为三大星域的头条话题,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林再霖的回应,他会怎么说呢?直接拒绝冯俞横?还是迫于压力前去赴这场鸿门宴?

     面无表情地看完整段视频,跟众人想的不一样,林再霖什么选择都没做,就像是没听到冯俞横的邀请一样,什么回应都没有给出,自顾自地继续整顿混乱星系上的事务,事情多到让他分/身乏术,哪里有时间理这种芝麻大的小事。

     冯俞横之所以会采取这个方式,是因为他派出的杀手全部都炮灰了,混乱星系虽然混乱,当权者的当选方式也很奇怪,但是在对外上,跟其他两个星域一样,都有着共识,那就是,凡是意图分裂本星域的人全部都得死。

     不管林再霖以前如何,现在他已经是混乱星系的当权者了,如果冯俞横想要杀他,得先过了混乱星系上的大部分人这一关。但是早有准备的冯俞横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林再霖,在确定林再霖不会做出回应之后,他派人将一份录像用加密的方式传给了林再霖。

     林再霖本来不想打开这录像带,但是信封上的几个姓氏让他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将录像带放出来后,画面上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让林再霖心脏一缩。

     冯俞横怎么敢!那都是他原来的部下,现在竟然全部被囚禁了起来!

     在录像带的最后,是微笑着的冯俞横的脸,他看起来比面对媒体时要放松得多,像是老友般用熟悉的口吻道:“一天杀一个,杀到你来为止,你觉得怎么样呢?你是知道我的,把这话当成开玩笑或者当真都随你,我就在这等着你,你会怎么办呢?”

     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将实木做的办公桌砸出了一个拳印,林再霖的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怒极的表情,牙关紧咬的他从齿缝中挤出三个字:“冯!俞!横!”

     闻讯赶来的唐小果一进林再霖的办公室就看到了这一幕,她心疼地抓起林再霖的手,碎裂的木头扎进了林再霖的手中,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指尖流下,掉落在地,滴滴嗒嗒,像是滴在唐小果的心上一般,看得她一阵一阵的疼。

     细致地将林再霖的伤口处理好,唐小果见他的情绪似乎平静下来了,小心地道:“别生气,别理他就好了。”

     林再霖将录像带的画面露出,苦笑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无奈,“不理他不行,他将我原来的部下抓起来了,威胁我一天杀一个,直到我过去为止。”

     唐小果气氛地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道:“这人怎么这样啊!太坏了吧!杀掉你的那些部下对他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一个会打仗的都没有,看他怎么办!”

     猜到冯俞横心思的林再霖淡淡地道:“在他看来,这些人加起来都不如我会打仗,所以用他们的命换我的命是值得的。恐怕自从发现我一点一点地爬起来之后,他就没有睡过好觉了吧,估计做梦都会梦到我带兵打到了他门前。这个人,多疑,喜欢把所有的可能都掐死,所以当初才会陷害我,想要将我这个威胁到他的权力的人除掉,这样他才能放心。”

     这一席话,刷新了唐小果的三观,她露出一副惊呆了的表情,道:“还有这样的人,他都元帅了还担心个鬼啊,而且你一看就不是那种贪图权力的人,他这种人啊,最后就是自己作死的。所以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别怕,我跟着你一起去!”

     好笑地摸了摸唐小果的头,林再霖的心中流过一丝暖意,但是他不可能答应唐小果的要求,于是婉转地道:“我觉得你还是留在这比较好,白虎也需要人压着,程修然不可能管,白虎的人也不可能让他管,我又走了,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你了。你帮我看着白虎,好吗?”

     听了他这话,唐小果哪里还会猜不到他是担心去帝国会有危险,所以才让她留在这里。但是现在他可是她的男人,哪有自家男人去冒险,她留在后方享福的道理。

     “白虎谁都能看,但是你的话,非得我看着不可,不然我可不放心,万一被哪个漂亮妹子拐走了怎么办?”唐小果嘟着嘴,用开玩笑的话将自己的决心表达了出来。

     林再霖有些头疼,他这一趟,其实是没什么把握的,冯俞横想杀他想到快要魔障的地步,就算冯俞横现在公开说了以前的一切都勾销,但是林再霖知道,这事可没这么容易揭过去,冯俞横这会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杀他的办法呢。他此去,九死一生,可以说完全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所以就算唐小果非要去,他也不可能允许。

     唐小果看出了林再霖心不在焉的敷衍,知道他这是拒绝她的意思,但她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可能轻易放弃。

     见唐小果乖乖地答应了留在这里,林再霖心中一松,旋即又生出了几丝不舍,如果他这次去了后真的回不来了,不知道唐小果会怎么样,他们才刚确定关系,难道就要永别?不,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就会努力活下去!正好,冯俞横想杀他,他也想杀冯俞横,这一笔一笔的帐,他一定会全部向冯俞横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