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感觉自己加入了一个了不起的组织了呢,唐小果仿佛看到了在不远的未来,蒙着面的她跟着林再霖拦住路人,然后大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场景。

     林再霖没有注意到唐小果的神游,继续回答到她之前的问题:“至于你说的工资问题,我只能说肯定是有的,具体是多少就要看我们的等级了,不过刚才秦玉书说过,我们会从基层干起,所以恐怕我们能得到的钱财不会很多,而且你不是有了我给你的那笔钱了吗?钱的话,你暂时是不缺的。”

     唐小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不是在意钱,只是单纯的随口一问,见林再霖一脸沉思,忍不住开口问道:“话说你到底是怎么沦落到如今的地步的?你不是将军了吗?还有人能害你?当然,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是好奇而已。”

     拿着水杯的手顿了顿,林再霖半阖眼皮,盯着微微荡起涟漪的水面,语气平静地道:“将军又如何?将军之上还有元帅,虽然看上去只有一步的距离,但是当元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时,所谓的将军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感受到林再霖压抑着的痛苦与愤怒,唐小果闭上嘴,没有再问。

     但是林再霖却没有就此停止,继续道:“可笑的是,导致他下手的原因竟然是我拒绝与他女儿联姻。更可笑的是,安在我身上的罪名竟然是叛国罪,叛国罪啊!世人谁不知我林再霖的命就是用来保家卫国的!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叛国这个词!”

     见林再霖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唐小果赶忙从乾坤袋中翻出一块巧克力,撕开来塞到他手上,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手,“别想那些了,我跟你说哦,天道是有轮回的,别看他现在这么风光,等到报应来了的时候,他就会知道什么叫‘站得多高,摔得多疼’了。”

     “你别看你现在掉入了谷底,看上去多么悲惨,但是只要还活着,你以后走的就都是上坡路了,而那个元帅,他已经到达顶点了,只要有个人推他一把,或者路上出现块小石头拌他一脚,就能让他圆润的滚下去了。”

     圆润的滚下去?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元帅那胖胖的身子团成一团从山顶飞速滚落的画面,林再霖忍不住笑了。

     在唐小果的示意下咬了一口手上拿着的巧克力,醇香的甜味在口中散开,舒缓了紧张的精神,林再霖看了眼用“慈爱”的目光盯着他的唐小果,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刚才的表现就像个发脾气的小孩,而且他现在在干什么?竟然在吃糖?!

     耳朵尖泛起淡淡的粉红,林再霖轻咳一声,严肃地道:“好了,你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先回去休息吧。”

     唐小果在九铃的提示下多看了两眼林再霖那泛红的耳朵尖,见那点粉红有变深红的趋势,偷笑着离开了林再霖的房间,钻进自己的房间中。

     见唐小果走了,林再霖看着手上还剩下大半的巧克力,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终还是选择了将包装袋抚平,小心翼翼地放入空间钮中。

     回到自己房间中的唐小果没有选择休息,而是查看了一遍房间,排除了监视设备的存在后,从乾坤袋中拿出空白的符纸、朱砂跟符笔。

     所有的符都不够用了,她得多制造点备着,特别是,她要开始学习制造更高深的符了,比如瞬移符、龙炎符等等,虽然她知道以她现在的水平,要制造出那些高深的符还有很久,但是不开始尝试的话,就更加不可能将它们制造出来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秦玉简跟秦玉书过来敲响两人的房门,提示他们吃饭的时间到了。

     换成同样的装扮后,秦玉简跟秦玉书两人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唐小果左看看右看看,试图找不同,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脑袋晃晕了。

     秦玉简明显更稳重,开口解释道:“我是秦玉简,他是秦玉书,我们是孪生兄弟,之前的秦书、秦简是我们的化名,一般情况下,你们见到小书的机会比较多,因为他负责的就是团员之间的联络事宜。”

     大概是因为自家哥哥在一边,有了底气,秦玉书变得孩子气起来,对着一脸茫然的唐小果做了个鬼脸,然后笑嘻嘻的走到前面,招了招手,“快点,等会没饭了。”

     听到“没饭了”,唐小果也顾不得再继续跟秦玉简聊下去了,往前跑了几步跟在秦玉书后面,对着还留在原地的秦玉简跟林再霖道:“你们也快点啊,我可不会帮你们抢饭的!”

     林再霖无奈地摇了摇头,“还真的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要是被人知道血瑰海盗团吃饭需要用‘抢’的,一定会笑掉大牙。”

     跟着秦玉书跑到餐厅,看着只有寥寥几人在吃饭的景象,唐小果一脸惊讶,“是我们来得太早了吗?还是太晚了?”

     秦玉书哈哈大笑,对着唐小果道:“你可太逗了,竟然真的以为会没饭吃,我告诉你吧,大多数团员都是选择吃营养丸的,只有极少数重视口腹之欲的人才会选择出来吃饭,毕竟比起把时间花在吃饭上面,还不如空出这些时间去干其他的事呢!”

     唐小果撇了撇嘴,反正她是真的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不重视口腹之欲的,不过好在餐厅提供的饭菜味道还不错,埋头苦吃的唐小果也就懒得跟秦玉书顶嘴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林再霖和秦玉简到达餐厅后,程修然也出现了。

     显然,对于程修然出现在餐厅这件事,所有人都是没想到的,除了唐小果几人外,其他人都是突然加快了进食速度,猛吃几口,将餐盘一扫而空后就离开了。

     吃了个半饱的唐小果抬眼一看,就看到程修然捧着个餐盘坐在了她的对面,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求救似的左右看看,对着坐在离她两个位置远的林再霖招了招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

     见唐小果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林再霖只好起身坐到她身边,看着程修然道:“程团长,小果她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经吓。”

     程修然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又没吓她。”

     说完,突然沉下脸色,语气阴森地道:“还是说,我的微笑很吓人?”

     唐小果吓得坐直了身子,一眨不眨地盯着程修然,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不不不,你是世上最美的白莲花,是那清晨中还带着露水的白百合,是我心上的那一抹白月光。”

     听了她这一连串毫无逻辑的话,程修然身上的低气压顿时消散,一脸纠结,“你刚说的什么?”

     林再霖瞬间破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见唐小果跟程修然都转头盯着他,忙轻咳两声,一脸正经地道:“再不吃,饭要冷了。”

     默默地拿起筷子,戳着餐盘中的食物,程修然心想,他过来是要说什么来着的?

     唐小果猛扒了几口饭,将剩下的饭菜齐齐塞到嘴里,站起身,捂着嘴巴,含糊不清地道:“窝走了,泥萌慢慢次。”

     程修然猛地把筷子放旁边一放,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慢着!我想起来我要问你什么了,回来!”

     迈在半空的腿乖乖的转了个方向,唐小果扭扭捏捏地坐下,“你要问什么?”

     程修然眯了眯眼睛,看着唐小果脸上的表情,“那五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做到在不出手的情况下就让他们陷入惊吓至晕厥的状态的?”

     心中一紧,问了问了!他问了!

     学着林再霖的样子轻咳一声,唐小果一脸深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有谁在暗中帮助我?”

     程修然一脸的无语,手指轻敲桌面,“不心虚的话为什么不敢跟我对视?”

     林再霖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虽然他也很好奇唐小果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看目前的情况,唐小果分明是不想说,为了不让程修然继续逼问下去,他开口打圆场道:“程团长,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就算我们现在是你的下属,也不代表我们要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吧?只要我们不做出损害血瑰利益的事情,有些事情,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何妨?”

     目光在林再霖身上转了一圈,程修然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道:“你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子是不是也跟她有关?”

     林再霖愣了愣,断然道:“不是。”

     程修然点了点头,但脸上的神情分明是不相信,“那你这么维护她?如果不是交易关系的话,难道你们之间还存在着其他不可告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