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6.│
    唐小果的脸上并没有被揭穿之后的心虚感,而是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再霖,“所以呢?你要怎么样?杀了我吗?”

     林再霖皱眉,看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唐小果,问道:“你刚才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还要向你报备吗?管的真多。”唐小果甩开林再霖的手,退回到自己床上,语气中颇有嘲意。

     想起唐小果白天说过的话,林再霖从空间钮中拿出那一大把符纸,正欲撕开时,耳边传来唐小果不轻不重的话:“扔过来的话,你就只能看见我的尸体了。”

     手上的动作一顿,林再霖打量着唐小果的表情,见她神情不似作伪,有些搞不懂唐小果如此反常是为什么,“白天你又说这是能让你舒服的符,现在你又说这符会让你死,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唐小果轻笑一声,伸出食指在空中打了个圈,道:“你大可以在自己身上试试,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心悸的感觉并未出现,那么这符到底是扔还是不扔?林再霖正欲将符纸收进去时,余光瞟见唐小果跳下床,在地上涂涂画画着什么,一边画一边碎碎念,具体的内容他听不清,只觉得十分绕口。

     九铃飘在唐小果身边,美丽的脸庞上写满了担心,唐小果之前去的地方是吴永的密室,按道理她不应该知道那里,但是她不但知道了,还顺利进到了里面。她当时看的那本册子记载的不是别的,正是吴永几人会变成那副鬼样子的原因所在。

     原来吴家的祖上在无意间发现了养小鬼的办法,并且从中获得了许多好处,尝到了这个的甜头后,吴家开始世代养小鬼,经过一代一代的改良之后就成了吴永他们用的那个办法,将小鬼养在自己身体里。

     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获得无比强大的实力,唯一的副作用就是自己的精神有时候会不受自己控制,在别人看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大概就是吴家一直那么低调的原因。

     在见到唐小果要杀林再霖的时候,九铃就知道唐小果已经被影响了,之所以没有向林再霖示警,是因为她还不确定唐小果会变成什么样,如果她自己能清醒的话那最好,因为那一把符纸一出,唐小果就算不死,也要落得个半残了。

     画好符阵后,唐小果盘腿坐在正中间,眼睛紧闭,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痛苦,断断续续的话从她的嘴中逸出:“符纸,扔,我,身上。快!”

     林再霖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什么唐小果突然之间又改口,正在犹豫时,唐小果突然睁开了眼睛,里面的杀意满得似乎要溢出来一般,凶狠得林再霖无法直视,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笑着的,看起来无比渗人。

     身体的掌控权失去了大半,唐小果心中着急,她没有太多时间将来龙去脉给林再霖说清楚,只能把时间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努力转动着眼珠子去看九铃,唐小果传递着让她去提醒林再霖的信息。

     九铃心下一狠,向林再霖冲去,还没施术勾起他心中的恐惧时,就听到唐小果大叫一声,从符阵中跑了出去,一路狂奔,直接冲出了房门,往外面跑了去。

     这是彻底失控了啊,九铃匆忙跟上,林再霖随后,两人都默契地朝着唐小果的方向狂奔而去。

     唐小果这一跑,起码跑出了两公里远,直到看到一间亮着灯的房子才停了下来,身手矫健地翻了进去,摸进主人的房间,在他们尖叫的同时咬上了他们的脖子。

     落了半步的林再霖来不及思考,直接一掌劈下,将唐小果劈晕在地。

     给那两个无辜的人做了止血措施后,拨打出救急电话,将地点告知,然后趁着没人,林再霖抱着晕过去的唐小果翻了出去。

     月光洒在地面,照亮了回去的路,林再霖扛着唐小果,用最快的速度将她带了回去,见她似乎有苏醒的迹象,忙把她放在她画的那个古怪的圈中间,手上抓着那把符纸,犹豫着是现在就撕还是等会才撕。

     九铃这次比之前果断许多,见唐小果睁开了眼睛,里面一片血红,明显是被控制了,也不去想这些符纸会对唐小果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直接将林再霖心底的恐惧勾起,让得到信号的林再霖眼神一定,快速将符纸撕开,一股脑扔到唐小果身上。

     被烈火烫过之后再被冷水浇是什么感觉?这会的唐小果再清楚不过了,*上的痛苦让她精神一振,趁着黑影松动的时候,一举夺过身体的掌控权,将黑影彻底挤出体外。

     半边身子已经焦了,头发也被烧得只剩半截,痛觉已经失灵,只剩麻木,行动自如的唐小果在地上打了个滚,将身上的火灭掉,看着被困在符阵中的黑影,冷笑一声,掏出缚鬼鞭,狠狠地对它抽了几鞭,被符纸折腾得元气大伤的黑影躲避不开,生生地挨了这几鞭,痛苦得直尖叫。

     林再霖看不到黑影,但他看得到唐小果的动作,难道是他眼花,为什么他看不出那个圆圈中有什么东西?还是说,唐小果又发疯了?

     这回唐小果是真的怒到了极点,虽然身体已经虚弱到了随时会晕倒的地步,但是她的斗志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昂扬。

     不灭掉这道黑影,她就不姓唐!

     右手挥鞭,左手掐决,唐小果无视黑影对符阵的冲撞,缚鬼鞭在符阵破掉之际缠上黑影,将它紧紧束缚住。

     唐小果的体力早就为负了,所有的行动都是凭意志力在撑着,掏出鬼气珠,她的手法从来没有这么快过,行云流水般将黑影炼化成一颗一颗浓黑的鬼气珠,直到最后一丝黑气不见,她才终于松懈下来,肩膀一沉,无尽的疲惫涌上来,来不及将鬼气珠收起,她直接往后一倒,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林再霖从头看到尾,虽然不知道唐小果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他却直觉这是一件很危险而且很重要的事,所以在旁边站着连大气都不敢出,此时见到唐小果往后倒下,忙上前接住她的身体,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上平躺着。

     从地上捡起唐小果落下的鞭子跟玻璃珠子,藏在抽屉里,林再霖去到血瑰那边找来了易武,虽然抱歉于打扰了他的睡眠,但是唐小果身上的伤实在太严重,不让易武来看看他不放心。

     被人扰了清梦的易武并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只是在见到唐小果的样子后吓了一跳,半责怪地对林再霖道:“你是怎么看的她?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这烧伤是怎么弄的?还沾了水,简直了,旧伤还没好,又添了这么多新伤,这是想不开不想活了吗?”

     林再霖尴尬地摸了摸头,他不可能将事实告诉易武,只好连声说是自己不好,没有看好唐小果,至于受伤原因,他则保持了沉默。

     易武也没有深究,帮唐小果处理好伤口后,交待林再霖看好唐小果,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就离开了。

     见唐小果还昏迷着,林再霖拿出缚鬼鞭跟鬼气珠。将鞭子握在手中挥了挥,鞭子挺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刚才看唐小果使得那么灵活,一定是有练过,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练鞭,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学的,相对而言,刀跟剑要好学多了。

     至于这鬼气珠,林再霖拿了一颗珠子对着灯光照了照,里面似乎装了股浓黑的烟,就算将珠子静止不动放在那,里面的烟也会自己流动,看起来特别神奇,不过不细看的话也发现不了那里面的蹊跷。

     林再霖摇了摇头,猜不到这些东西的用处,他一边觉得唐小果刚才是在做什么要紧的事,一边又觉得唐小果刚才是精神病发作了,两个意见在心中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他只好息事宁人,两边的想法都不采纳,等待唐小果自己跟他说。

     唐小果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肚子也叽叽咕咕叫起来,显然是饿狠了。

     林再霖坐在她床边看书,见她醒来了,忙拿出一直保着温的营养粥,用勺子舀了,喂到唐小果嘴边。

     刚睡醒的唐小果明显还没回过神来,呆愣愣地张开嘴,一口一口地吃着林再霖喂过来的粥,直到一碗热粥下肚,她才想起来昏迷之前的事情,脸色变了变,往地上看了眼,没看见缚鬼鞭跟鬼气珠,心下暗道不好,肯定是被林再霖捡去了。

     果然,林再霖从身后拿出缚鬼鞭跟鬼气珠,递到唐小果面前,语气平静地道:“你是在找这个吧?”

     唐小果不敢看林再霖的眼睛,伸手接过那两样东西,往乾坤袋里一放,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抬起头直视林再霖,豁出去道:“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