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唐小果跟林再霖分别睡在相邻的枝桠上,靠得很近,两人商量过后,由林再霖守后半夜,唐小果守前半夜,因为后半夜人的精神更容易疲惫,而且起来就要继续赶路了。

     从这棵树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条大河的一部分,波光粼粼的河面反射着白色的月光,看起来毫无异常,但是唐小果知道,那条河里,绝对有“东西”。

     靠在树干上,唐小果一眨不眨地盯着河面,试图找出那些“东西”。

     来了!看着从河面上飘出来的人影,唐小果抓紧乾坤袋,进入戒备状态。

     死去不久的鬼魂还残留着一丝人的感官,所以闻到了烤肉香味的它们径直朝着唐小果飘来了。

     唐小果哭笑不得,没想到吃烤肉还能有这个效果,不过这下倒是省了她的功夫了,她之前还担心这些鬼魂会去找其他人,那她就要头疼该怎么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将这些鬼收了。

     眯着眼睛看了看,唐小果认出这些鬼魂正是之前落水的那队人。之所以会认得出来,还要归功于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跟当时在岸上的那两人是一模一样的。

     八只鬼魂晃晃悠悠地飘到唐小果周围,试图将她的魂魄从她的身体中挤出。

     阴风阵阵,后颈处一阵鸡皮疙瘩,唐小果耐着性子看这些鬼魂的卖力演出。如果她看不见这些鬼的话,说不定还真要被吓个半死,毕竟未知的敌人最可怕,可惜她的眼睛早就开过天眼了,妖魔鬼怪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手指微动,从乾坤袋中抽出八张定鬼符,唐小果没有任何犹豫地将这八只鬼统统定在原地。

     无视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唐小果拿出透明的鬼气珠,盘坐在原地,顺手拉了只最近的鬼过来,一边炼化一边在意识中对其他七只鬼道:“你们在死前遭遇了什么?河底有些什么?”

     见那只被唐小果炼化的鬼眨眼间就消失不见,透明的鬼气珠里面出现丝丝黑烟,其余七只鬼或惧怕或愤恨,但还是不敢不回答她的问题。

     “我们是被拉下水的,河底有好多好多我们这样的‘人’。”

     好多好多?唐小果皱眉,“到底有多少?说清楚。”

     “起码......上千。”其中一只鬼抖着声音道。

     上千?!唐小果倒吸了口凉气,这么多的鬼,就算是师父在世,也不一定能收得了吧?更何况她连师父一半的本事都没学到。平时对付几个小鬼没什么问题,可要她面对上千个不知道存活了多久的鬼,那就实在太强人所难了。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鬼的,只有在死时产生了强烈的怨气,并且生辰八字偏阴性的人才能成为眼前这种鬼。一般人死去了也就死去了,化作天地间的一抹烟,再无任何痕迹。

     唐小果还记得,当初学艺时,她还小,曾经问过师父,要怎么分辨哪些鬼该收哪些鬼不该收。师父的回答是:除了你觉得适合成为你鬼卫的那只鬼外,所有的鬼都该收。

     当时她正沉浸在电视中的神鬼传说中,不服气地反驳道:“电视里那些坏道士就是这样做的,不分青红皂白,是鬼就收,所以才造成了那么多的虐恋!”

     听了她的童言稚语,师父并没有责骂她,而是道:“人是人,鬼是鬼,怎么恋?鬼的本性就是害人,你少收一只鬼,就多一个被害的人,然后又会多一只害人的鬼,这样循环下去,鬼会越来越多,人会越来越少,到时候就算你想收也收不了了。所以,小果,你要记住,不管你面对的鬼如何花言巧语,你都不能相信。你是道士,道士的职责就是收尽天下所有的鬼。”

     如果是在原来那个时代的话,她还有可能收尽天下所有的鬼,因为除了那些战争地区外,其他地方的鬼都是少得可怜,在它们还没下手害人前,她就能将它们的踪迹找出,然后将它们消灭掉。但是在这里,宇宙之大,星球之多,她一个人根本跑不过来。而且,她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这个时代的鬼要么就是活了许久的老鬼,要么就是成群结队的鬼群,全部都是些难对付的状况。

     陷入了沉思与纠结中的唐小果没有注意到,浅眠的林再霖已经从瞌睡中醒来了,正盯着苦思冥想的她看。

     “你怎么了?哪里难受吗?”看不过眼的林再霖终于开口问道。

     被吓了一跳的唐小果往后一仰,眼见就要掉落枝桠,林再霖突然伸手将她一扯,揽住她的身体,“这都能吓到?”

     跌入林再霖怀抱中的唐小果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尖,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在发呆,你突然开口,我就......”

     见她已经没事了,林再霖将她放开,开口道:“我来守吧,你去睡觉。”

     看了眼旁边瞪着她的十四只眼睛,唐小果讪讪地道:“时间还没到,你继续睡吧,而且我睡不着,你快睡吧。”

     天知道她有多么想去跟周公相会,但是眼前的鬼还没收完,时间一到,定鬼符就失去效果了,所以她必须动作迅速地将这七只鬼给解决了。

     林再霖见她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奇怪了,有些担心,没有说话,往树干上一靠,“我也睡不着,那就一起守吧。”

     ......一起守个鬼啦!我们一起守着这七只鬼到天亮吗!

     唐小果心中憋屈,虽然她可以把九铃叫出来抓住这七只鬼,但是炼化它们这个过程只能由她来进行啊!

     还没想好说辞,余光瞟见自燃的定鬼符,唐小果猛地站起身,将九铃叫出,正想跳下树时,一只大手挡住了她,“你要去哪?”

     我的神呐!唐小果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林再霖,又看了看已经分散着跑远的七只鬼和跟在它们身后的九铃,欲哭无泪。要是被它们跑掉了,回去告诉那上千只鬼,那她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此时她再跳下去也是无济于事了,唐小果哀怨地长叹一口气,抱膝坐下,看了眼用担忧的眼光看着她的林再霖,又觉得不该把怨气撒在他身上,毕竟他什么都不知道,而她又不能开口解释。

     拍了拍旁边的座位,唐小果暂时将心事压下,微笑着道:“快坐下来吧,我刚刚大概是有点魔怔了,现在没事了,不用担心。”

     见唐小果面容平静,确实不像刚才那般奇奇怪怪的,林再霖放下心来,在她旁边坐下,“我来守吧,你睡会儿,可能精神太疲惫了,导致你情绪不太对劲。”

     心中一暖,唐小果知道林再霖是因为担心她才会如此,便不再坚持,平躺下来,闭上眼睛假寐。

     数到五十时,九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抓回来了五只,还有两只溜走了。”

     唐小果翻了个身,背对着林再霖,睁开眼睛看向被九铃提溜在手中的那五只鬼。

     手上掐了几个决,嘴中念念有词,不到半刻,那五只鬼就连哀嚎声都来不及发出,化成了鬼气珠中的一缕缕黑烟。

     九铃捡起那颗鬼气珠,飘到旁边的树上去炼化去了,她的实力还不够强,如果她再强一点的话,今天就不会让另外两只鬼跑掉了。

     林再霖察觉到了唐小果这边的动静,但没多想,以为她是睡不着而已,左右她没有再突然发神经做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就行。

     唐小果一直紧绷着神经,注意着大河的方向,等待着那上千只鬼对她的报复或者说,玩弄。

     直到天边的墨色变淡,鸭蛋黄般的太阳露出一点光辉,唐小果才意识到警报解除了。

     摸了把被冷汗浸湿的后背,唐小果坐起身,打了个哈欠,精神一放松下来,积累的疲惫就不停地涌上来了。

     虽说有些鬼白天也能活动,但是一般情况下,到了白天,大部分鬼还是不会出来行动的,喜暗是鬼的共性。

     林再霖起身松了松筋骨,见唐小果眼下的黑眼圈快要掉到脸上了,开口问道:“没睡好?”

     唐小果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呵呵傻笑了两声,“还好,还好。”

     吃过早饭后,易文将队员集中起来,问道:“我的想法是去下一个地点看一看,等全部都看过一遍后再决定重点查看哪个标记点,你们觉得呢?”

     听到易文说要离开这里,唐小果的耳朵都竖起来了,忙不迭地大声喊道:“赞成赞成!我举双手赞成!”说着,还真的把双手都举得高高的,深怕别人看不见一样。

     头一回看到唐小果这么积极,易文有些讶异地看着她,见她眨着大眼睛,一副无辜样,看不出她的想法,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你们的想法呢?”

     林再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唐小果这么急着要走,但既然她出声了,他肯定无条件支持她,于是跟着也提出了赞成的意见。

     其他人本来就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跟着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见没有人反对,唐小果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