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唐小果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指着自己,不确定地问:“我的任务?你是要我杀了他?”

     将视线放到小男孩身上,唐小果看到他明显的颤了颤身子,害怕地看着自己。

     易文点点头,一招手,其他人全都退了回来,只留下唐小果一人在原地站着,跟小男孩两两对望。

     林再霖站在人群的最前端,一脸担忧地看着唐小果,早知道会这样,他一开始就应该逼唐小果动手,她连大人都下不去手,对着小孩,更加不可能动手了。

     果然,在沉默了十几秒后,唐小果开口拒绝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哦?你不愿意成为血瑰的一员?”易文挑眉,语气淡然地问道。

     唐小果上前走到小男孩身边,蹲下身,擦掉他脸上的泪水,一脸坚定地看着易文,“让他也加入血瑰吧,就待在厨房,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易文手一挥,一把小巧袖珍的手/枪落在小男孩脚边。

     “要加入血瑰,规矩是一样的,把她杀了。”说完,易文的手指转向唐小果,声音中不带一丝温度。

     话音刚落,只见刚才还瑟缩胆小的小男孩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利落地捡起地上的手/枪,一枪崩在唐小果心脏上。

     胸口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唐小果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男孩,见对方脸上一丝波动也没有,气极反笑,往后一仰,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林再霖心中一紧,飞身而出将正欲打出第二枪的小男孩推开,夺下他手中的手/枪,上前查看唐小果的伤势。

     鲜血在胸口晕染出一朵艳丽的大红花,唐小果的意识还在,看着皱眉的林再霖,愧疚地道:“对不起,是我太懦弱了。”

     林再霖摇摇头,没有说话,抱着唐小果,看向易文。

     易文笑着拍了拍手,“5岁虐杀仆人,6岁欺辱同学,7岁奸杀老师,如果不是你刚刚在拿到□□时眼中散发出的光芒太过摄人,我都要以为我们得到的这份情报出现问题了。”

     小男孩一脸懵懂,“你在说我吗?”

     重新扔下一把手/枪到唐小果手边,易文冷着脸道:“你暂时死不了,先把他解决。”

     拿起手/枪,唐小果还在回味易文刚才说的话,看了眼警惕地盯着自己的小男孩,有些糊涂,他真的是易文口中说的那么一个“变态”吗?

     不管易文说的话是真是假,小男孩想杀自己是真的,唐小果放下心中的犹豫,举起手/枪,正欲扣动扳机时,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哈哈哈哈,既然你们不肯放过我,那就陪我一起死吧!”小男孩尖锐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是满溢的疯狂。

     早在小男孩动手按下控制炸弹的按钮时,易文就察觉到了不对,做了个手势让其他人赶紧撤退,见林再霖抱着唐小果,反应慢了半拍,还留在原地,拿出防护盾,上前挡在他们前面,厉声道:“快撤!”

     林再霖没有耽搁,见小男孩试图上前挡住他们,一个手刀过去,就将他劈晕了。

     这场爆炸是以星船的中心为起点蔓延开的,所以在波及到易文三人时,还有一段距离。

     眼见得接驳口出现在面前,林再霖的背部突然被一阵大力推开,抱着唐小果的他顺势往前跳进莫杀号中。

     “啪”地一声关上接驳口,易文松了口气,星船的爆炸虽然震得莫杀号左摇右晃的,但是却影响不到内部的设施跟人。

     看了眼还在一边站着的林再霖,易文皱眉,“带她下去治疗一下,晚点会有人叫你们。”

     被林再霖抱在怀里的唐小果脸色惨白,但意识倒是一直都是清醒的,在离开前,她眼尖的看出了易文左手臂的不妥,直直地垂着,一看就是脱臼了,点点鲜血从手指尖掉落,染红了银色的地板,像是雪夜寒梅图。

     唐小果心知易文这伤肯定是为了救他们而受的,心下越发愧疚起来,如果不是她的圣母心发作,早在刚开始时就一枪毙了小男孩的话,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了。

     带着唐小果找到莫杀号的医务室,一个带着金框眼镜的斯文白大褂男子指挥着林再霖将唐小果放到病床上,看了一眼唐小果胸口处的伤口,一边给她取子弹一边安慰道:“虽然子弹击中了心脏,但是因为这种类型的手/枪杀伤力很弱,所以除了失血过多外并无大碍。”

     白大褂男子的手脚很利索,眨眼间就将埋在唐小果心脏里的子弹取了出来,包扎好之后,立马给她输上血。

     林再霖在一旁看着,注意到白大褂男子胸口处挂着的牌子,“易武?”

     易武笑着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对,我叫易武,是这里唯一的一名医生,以后有什么病痛都可以来找我,虽说我不敢保证我能治好全部的病症,但是大部分还是没问题的。”

     唐小果睁着迷迷瞪瞪地眼睛,问道:“易武?易文?你们是......”

     “我们是兄妹。”易武笑得温暖,似乎在提到这个妹妹时十分自豪。

     原来是兄妹,唐小果仔细打量着易武,柔顺的中长卷发,秀气的长相,五官间确实跟易文长得很像,只是易文身上散发着的是干练的气质,而易武身上散发着的则是温柔的气质。

     想起易文那条脱臼的手臂,唐小果有些心虚,嗫嚅着问道:“易文她......来过了吗?”

     “易文?她怎么了?”易武那张斯文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看得唐小果更加内疚了。

     “她......手臂好像脱臼了,还流血了。”唐小果低着头,不敢面对易武责备的目光。

     还好易武并没有把易文受伤的事情联想到唐小果身上,听了她的话后,轻叹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这孩子总喜欢一个人把事情扛下,谢谢你啊,如果你不告诉我这个消息的话,估计到她手臂好为止,我都不知道她受过伤。”

     唐小果尴尬地摆摆手,“不客气,其实,易文受伤的事情,跟我有关系,如果不是我的话,她也不会受伤,说起来我应该跟你道歉,对不起。”

     易武笑着摇摇头,开解道:“不管你的事,你不要自责,不管换成血瑰里的任何一人,那孩子都会做出那样的选择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一家人......吗?唐小果有些恍惚,她对血瑰虽然已经没了强烈的抵抗心理,但是让她如同对待家人一般对待血瑰的人,她暂时还是无法做到。

     只是没想到,面冷心热的易文已经用行动来表现她对唐小果的看重了。

     见易武要去看易文,唐小果忙推了推林再霖,“哥,你去代我看看易文吧,我挺担心她的。”

     说起来,易文之所以会受伤,跟自己也有关系,所以林再霖没有推脱,看了眼还剩许多的血袋,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医务室后,有人陆陆续续来到医务室,看上去是被那场爆炸波及到了的团员。

     叫了几声,没有得到易武的回应,看到躺在床上的唐小果,有脾气差的团员直接走了上来,对着唐小果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你自己想死就算了,差点拉着我们垫背,要不是易文示警,我们今天会挂彩多少还不知道!我要是你的话,早就羞愧地待在那边不出来了,整个一废物!”

     有人劝道:“别那样说,她刚进来,有些糊涂也正常,再过一段时间就适应了。”

     那人不服地反驳道:“就怕她本来脑子就是个糊涂的,要不是她的话,易文也不会受伤了,让她继续待下去,我们迟早都被害死!”

     见其他人开始纷纷表示赞同,唐小果有几分难过,但也知道他们说的话没错,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些人厌恶的表情,唐小果在意识中缩成一团,低落地道:“九铃,你说我们要不要现在就离开?”

     九铃见她这次确实被打击得狠了,难得的没有开口讽刺她,而是委婉地道:“先不说我们出去之后会遇到什么更加奇葩的事情,只说现在,他们会放你走吗?他们之所以会秉持杀光的政策,也是因为怕泄露自己的行踪吧,为什么他们从来不会被主动找到呢?很简单,因为见过他们的人都死了。”

     唐小果打了个寒颤,嘟囔道:“让我去捉鬼多好,非得让我杀人。”

     九铃的眼珠转了转,迟疑地道:“你说......这里应该是有鬼的吧?毕竟我们在始星球上也遇到了鬼。”

     思考了片刻,唐小果的双眼放光,“肯定是有的!我们可以多打听一下,然后让他们派我出去捉鬼!”

     见唐小果恢复了元气,九铃拍了拍她的脑袋,“出去吧,他们好像回来了。”

     意识回笼,唐小果清醒过来,耳边传来易武严厉的呵斥声,“你们在干什么?病人需要休息,要看病的跟我来。”

     林再霖看了眼输了一半的血袋,沉吟了一会,还是开口道:“有人跟莫语说了今天发生的事,莫语现在要见你,我陪你一起去。”

     莫语要见她?难道是因为她没完成任务,要将她赶出去?还是直接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