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潺潺的流水声响起,一条宽阔的大河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跟预想的不同,看着泛黄的河水,易文“啧”了一声,道:“没想到他们连这河底都没放过。”

     走得近了,可以看到在河岸边,立着一块木牌子,上面写着:此河凶险,已发生过多次命案,请勿靠近!

     唐小果眼前一亮,命案!是鬼做的吗?

     见唐小果盯着河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易文没有责骂她,在询问了队员的意见后,带着他们一起走到了河边。

     伸出手探了探河水的温度,冰凉刺骨,在队员们紧张的盯视下,唐小果讪讪地收回手,正想告诉他们她的感想时,旁边传出一阵惊呼,“扑通”一声,似是什么东西落了水。

     当看清落水的是个人后,林再霖飞快地将唐小果扯离水边,就好像下一秒她也会掉入水中一样。

     在林再霖身边站定,唐小果来不及道谢,双眼在河水上方扫视着,眉头紧锁,如果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有一缕黑烟从河水上冒了出来?!

     落水不过是小事一件,所以易文几人并没有上前查看,只是在原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但是随着呼喊声越来越大,他们开始察觉到不对劲。数了数还剩下的人,易文沉声道:“人越来越少了!”

     队员们面面相觑,岸上的人越来越少就意味着落水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在这个时代,不会水的人是比较少的,特别是对于像他们这种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来说,几乎掌握了所有的生存技能,就是为了能在遇到各种突发状况时争取到那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落水的人还越来越多,是一件十分不寻常的事。不过救个人而已,而且还是在这么近的岸边,按理说,不超过十秒钟就能把人救上来了,但是目前看来,那些下水的人完全是一去不复返,难道这河水还能吃人不成?

     唐小果没有再看到那缕黑烟的踪迹,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跟着队伍向落水处走去。

     跟着易文十人走到河边来的队伍大约有三四队,落水的是其中一队的一名队员,在意识到不对时,其他几队也赶了过来,只是没有动手帮忙,只在旁边看着。

     易文几人是最后到达的队伍,当看到他们走过来时,其他的队伍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让他们得以走上前。

     在看到岸边惊慌失措的两人时,唐小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道:“其他八人都掉进水里了?”

     有目睹了全过程的人开口回答道:“是,都进去了,最开始就一个人不知怎么的掉了进去,然后在岸上的其他人为了救那人,主动跳了进去。结果一到水里,就像变成了秤砣一样,直接沉了下去,连个水泡都没冒出来,见前面的人没上来,跳进去想要救人的人就变得越来越多了,最后就剩下这两个,吓怕了,不敢再贸然跳进去了。”

     林再霖看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的水面,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的易容符,他是不能进水的,如果易容符毁掉了,那么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想下水又不敢下水的两人瞟到易文的身影,就像是抓了救命稻草一般,跌跌撞撞跑到她的面前,跪了下来,神情悲痛地道:“血瑰的队员们,求求你们救救他们好吗?报酬好商量,只要能将他们救上来,我们这次带来的全部家当都可以给你们!”

     看着两个身高体壮的大男人跪在自己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易文皱眉,冷淡地道:“我怎么知道你们的全部家当有哪些?而且,如果我的队员下了水也再也上不来怎么办?你赔得起吗?别说用你们自己赔,血瑰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被拒绝也就算了,还被讽刺了一通,那两人脸上的神情一会气愤一会悲痛,看上去想翻脸,但又顾忌着还要求易文他们去救还在水里的队员,不敢翻脸,看上去很是挣扎。

     出现了!一直盯着水面看的唐小果没有失望,果然让她再次看到了那缕一闪即逝的黑烟,都不用细看,她就知道那绝对是一只鬼,而且是只带有怨气的鬼。黑烟是水底钻出的,最终也是回到了水中,道士的本能催促着唐小果跳下水看个究竟,但是理智上她明白易文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她下水的,所以她只是抿了抿嘴,握紧拳头压下心内跳进河中的*。

     易文没有理会还跪在她面前的两人,见看不出什么可疑的痕迹,直接转身,带着队员离开了那里。

     震惊地看着易文几人离开的背影,跪在地上的两人脸上一脸愤恨,仿佛是血瑰的人将他们的队员推下水似的。

     旁观的其他队伍见到这一幕,趁机煽风点火道:“这里实力最高的就是血瑰的人了,如果他们同意去救的话,肯定没问题,如果他们也救不上来的话,我们去了也没用。真是可惜,血瑰的人果然就跟传说中的一样,冷血冷情,眼睁睁地看着八条人命就要没了,还无动于衷。”

     “是啊是啊,真是太冷血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太伤心,血瑰的人一向都是这样的,他们的口号不是‘血瑰所劫之船,不留活口’吗?连妇孺老少都不放过,可想而知他们是什么人了。只希望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不要开口向我们求助,不然,哼!”

     “呸!亏他们还是两大海盗团之一,连白虎的半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如果今天在这的是白虎的人的话,一定二话不说直接下水救人了!看看刚才那女人说的什么话,‘你们的全部家当有哪些?’‘血瑰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啊!不过一个万人睡的婊/子而已!”

     “......”

     随着各种各样的话语钻进耳里,低着头的两人的眼睛变得越来越红,对易文十人的恨意越来越深,竟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来为落水的队员们报仇。

     这些话,已经走远了的易文自然是听不到的,如果被她听到了,还留在那里的队伍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天色已经渐晚,这个时候想要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标记点处明显是不可能的了,而天黑后赶路,危险系数太大,易文不会拿自己跟队员的生命冒险,这也是她刚才为什么不同意那两人的请求的原因。就算那两人能拿出丰厚的报酬出来,她也不准备让队员下水,因为如果下水的队员就像之前那些人一样,再也出不来了,那么再多的报酬也没用。

     血瑰人的命,比任何外物都值钱,因为只要他们还活着,就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这话是程修然说的,易文一直记在心里,奉为行事准则。

     带着队员们走进附近的森林中,今晚他们准备采用两人一棵树的休息方法,两人轮流值夜,虽说这样一来,比不得一整队人睡在一起,然后轮流值夜的方式睡得多,但是这个办法却是最安全和保险的。在一个河水都能“吞”人的地方,他们还是小心再小心为好。

     见其他人拿出营养丸来吃,经不得馋的唐小果就在附近打了几只小野兽,一个人拾掇拾掇,手脚麻利地将几只小野兽统统烤好后,小心翼翼地递了一只给易文,见她虽然没有接受,但也没有训斥自己多事,松了口气。将小野兽分发给其他几名队员,大部分没有接受,只有几名年纪小的队员,跟唐小果一样经不得馋,收下了递过来的小野兽。

     林再霖在看到唐小果打野兽时就知道她要干嘛了,所有没有拿出营养丸来吃,等着吃她做好的食物,一是为了给她捧场,免得她一个人吃尴尬,二是既然可以满足口腹之欲,那么干嘛还要继续吃寡淡的营养丸呢?

     放开肚子吃了一顿可口烤肉,唐小果满足地将剩下的肉包好后放进空间钮中,自从林再霖跟她说过之后,她在人前都是用空间钮居多,乾坤袋被她藏在了衣服里,只有在需要用符时才会拿出来。

     等他们吃完这顿饭,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没有点火,十人按照之前分好的搭配上了树,林再霖正好跟唐小果是一组,考虑到唐小果的实力,易文将他们安排在队伍的中间,这样一来,就算有攻击,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打到他们身上。

     也有几队人循着他们的足迹找到了这里,学着他们的样子,在不远处爬上树休息。

     虽然血瑰的名声不好,但是他们的实力放在那里,弱者天生就有靠近强者的冲动,这些人也一样,在一个充满未知的危险的地方,待在强者身边,总是能让人安心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