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将手上的输液管拔掉,唐小果翻身下床,因为用力过猛,头部一阵眩晕。

     稳了稳身体,拒绝了林再霖的搀扶,唐小果伸手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抿了抿嘴,目视前方,一脸坚毅,不管是那两种结果的哪一种,她都做好了坦然接受的心理准备,如果真的要杀她的话,大不了她拼着暴露身份的可能,将九铃放出来,把所有的符咒都用上,只是......看了一眼林再霖,唐小果心中犹豫,到时候逃跑的时候要不要把林再霖带走呢?

     见唐小果收拾妥当,林再霖走在前面带路,走出医务室后,他顿了顿脚步,没有回头,声音低沉又有力,“见机行事,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记得有我在,我掩护你。”

     唐小果定定地看着林再霖的背影,张了张嘴,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是化成了一句“谢谢。”

     两人走到莫语的办公室前,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谈话声。

     “莫团,易文这次的表现太差劲了,明明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却让那么多兄弟都受伤了,而且,导致这一切的那个新人,竟然到最后都没见血,也真是搞笑。”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听语气,似乎对易文多有不满。

     “你想怎么样?”莫语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

     “三年一次的‘探矿’要开始了,不如让易文他们去参加......”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试探着问道。

     “‘探矿’?”莫语的音调有些奇怪,似乎没有想到那人会提起这件事。

     见里面突然陷入了沉默,林再霖上前一步,敲了敲门,道:“莫团,我带唐小果过来了。”

     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进来吧”,林再霖将门推开,带着唐小果走上前。

     唐小果的视线扫过站立在一旁的男人,红色短发,瓜子脸,眉目间一片凶煞之色,薄唇,下巴上有一道细小的伤疤。

     注意到唐小果在看他,红发男子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莫语对着红发男子一挥手,“你先下去吧。”

     红发男子转身离去,连个正眼都没给唐小果跟林再霖,仿佛把他们当作了空气。

     手指交叉放在桌子上,莫语看着唐小果,语调就像讨论天气一般寻常,“虽然看出了你很弱,但是没想到你是这么弱,程修然这次真是看走眼了。”

     唐小果说不出辩驳的话语,只好沉默不语。

     而九铃,已经从她身体里出来了,就站在莫语身边,只要他一有妄动,随时下手。

     “虽然你在厨房,不在一线,但是作为血瑰的一员,连杀人都不敢,说出去丢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面子,到了这个地步,放你走是不可能的了,杀了你呢,虽然简单,但是恐怕得连你哥一起杀了才行。”莫语不紧不慢地道。

     听到要杀林再霖,唐小果心中一紧,张口道:“不要杀他,要杀要剐冲我来!”

     莫语愣了愣,严肃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意,“我正想说,你哥是个好苗子,我暂时舍不得杀了他,所以现在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下一次你不但要完成任务,最好还能将功赎罪,不然就算我放过你,其他的兄弟也不会放过你,记住了吗?”

     没想到莫语这么好说话,唐小果如释重负,情绪高涨地道:“好!我下一次一定将功赎罪!”

     重新恢复成了冷漠的样子,莫语思考了片刻,开口道:“去告诉易文,准备准备带队参加‘探矿’,你也跟着一起去,这就是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了。”

     唐小果应下,见莫语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跟着林再霖一起离开了。

     见两人离开了办公室,莫语皱着眉摸了摸后颈,他刚才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他说出对唐小果不利的话,就会遭遇生命危险,所以他才会突然改口,换上了和善的口吻。按照他之前的想法,他是要将唐小果从头到脚批得一无是处的,然后再将她丢回给程修然,这么弱的人,也不知道程修然是怎么想的,竟然也收进来了,除了她那个哥哥的表现可圈可点外,她本人可以说毫无长处。

     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那么就当作是做善事了,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还不能成功,那她恐怕也无话可说,到时候就可以把这个烂摊子丢给程修然了,至于程修然怎么处置她,那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了。

     唐小果还不知道莫语那野兽般的直觉已经察觉出了不对劲,不过就算知道不对劲也奈何不了她,毕竟他是不可能看到九铃的,就算九铃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只能看到空气而已。

     两人走到易文的房间前,之前易武已经来过,为易文处理好了伤口,所以她也就不用再去医务室了,只需要好好待在房间中休息。

     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两人走进易文的房间中,将莫语说的那个消息转达给了易文。

     听完唐小果说的话,易文猛地坐起身,表情怪异地问道:“你说什么?‘探矿’?莫团让我们参加‘探矿’?”

     不明白易文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唐小果一脸茫然地看了看林再霖,见他点点头,跟着也点了点头,“对啊,没错,他是这样说的,还让我抓住这次机会戴罪立功。”

     “戴罪立功?”易文脸上的表情转变成了同情,意味深长地看了唐小果一眼。

     林再霖忍不住开口问道:“‘探矿’是什么?很危险吗?”

     易文拿了个枕头,枕在身后,靠在床上,指了旁边的位置让两人坐下,慢慢解释道:“‘探矿’是一次联合活动,三年一次,各大海盗团与佣兵团分别派出一队十人左右的队伍,去到可能存在能源矿的地方,各凭本事,自行寻找出能源矿的位置,谁最先发现能源矿,能源矿就属于谁,但是其中的百分之一要拿出来,交给提供能源矿的消息的人。”

     唐小果听得糊涂,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把这个消息提供出来?自己慢慢找不是更好吗?而且,如果有人在找到能源矿之后,被后面来的人杀了的话,那能源矿属于谁呢?”

     易文笑了笑,“你把找出能源矿的位置想得太简单了,就算知道某个星球上存在能源矿,但是要把具体的位置找出来,有时候用上百余年也不一定能找得出来,而且,寻找能源矿的过程多凶险诡异,所以与其将这个消息藏着掩着,不如提供给大家,如果能自己找出来自然最好,如果不能的话,能得到百分之一的报酬,也是不错的了。”

     “至于你说的,被后来的人杀了的可能性,是有的,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所有参加‘探矿’的人手上都会戴上统一的电子设备,找到能源矿的队伍只要拍下照片后按下设备上的某个按钮,那么其他人都会知道能源矿是被他们找到了,如果最后发现他们死掉了,能源矿被别人霸占了的话,就可以肯定是后来者杀掉了那队人,那么那队后来者会被所有队伍讨伐,能源矿也会被平分。”

     听完易文的解释,唐小果大致了解了‘探矿’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些回答都不能解释为什么易文在听到莫语让他们参加‘探矿’时表情那么怪异,所以她直接问道:“为什么你刚才的表情那么奇怪,去参加‘探矿’是件不好的差事吗?”

     易文的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迟疑地道:“好不好这个见仁见智,主要是,我们血瑰从来不参加‘探矿’,你刚才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为什么不参加?”一直沉默着的林再霖突然开口问道。

     看了眼窗外浩瀚的宇宙,易文自豪地道:“因为血瑰属于无边的宇宙,行踪不定是我们最大的特点,如果得到了能源矿的话,就意味着我们要在一个地方长期待下去,这样的行为与我们的气质不符。”

     听到“气质不符”那里,唐小果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见易文瞪了她一眼,忙收起脸上的表情,问道:“所以现在血瑰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吗?突然转变了作风。”

     易文沉默着看了唐小果一会,“为什么你会觉得血瑰出了什么问题?”

     被易文那阴沉的音调吓得一哆嗦,唐小果忙解释道:“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毕竟按照你说的情况,血瑰突然参加‘探矿’确实是有些不同寻常,总不可能是专门为了针对我而参加的吧?”

     听了唐小果的话,易文跟林再霖同时陷入沉思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而在另一边的血瑰号上,听完了莫语的回报后,程修然也陷入了沉思中,回过神来发现莫语还在等着他的回答,摆了摆手,揉了揉疲惫的眉心,淡淡地道:“就这样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