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唐小果大口地喘着气,逼着自己一点一点地将河面看了一遍,毫无异样,既没有人的踪迹,也没有鬼的影子,就像是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他们的幻觉。

     之前见探测器响得厉害,其他队的队员也下水了,易文还有些意动,想要在队员中派出一人下水看看,此时见此场景,不得不庆幸还好唐小果仍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将他们从那股不理智的冲动中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易文举起手,做了个后退的手势,十人缓缓撤退,远离河岸。

     在所有到达这里的队伍中,一名队员都没有损失的队伍,只有血瑰一队,其他队伍,至少损失了一人,甚至还有全军覆没的。

     看着血瑰的队员们淡定又从容的姿态,被刺激得狠了的一人突然指着他们大叫道:“都是他们搞的鬼!刚才明明是他们的探测器最先发出响声,但是他们却一个人都没下水!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种结局,故意让探测器发声好引诱我们的人下水!”

     “是啊!肯定是他们干的!谁不知道血瑰的人阴险狡诈又心狠手辣,肯定是想先将我们这些竞争对手全部铲除之后再慢慢找能源矿!”

     “不止能源矿,恐怕他们是想连这颗星球一起占领了吧!不然为什么从来都不参加‘探矿’的他们这次突然跑来参加了?他们的野心绝对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

     不堪入耳的话语从这些人的嘴巴中不间断地吐出来,钻进易文等人的耳中。

     忍受不该忍受的辱骂从来不是血瑰的教条,所以易文顿了顿,伸出手做了个停下的手势,转过身,看向那些已经濒临崩溃的人,冷笑道:“如果血瑰想要你们的命的话,你们现在还能好端端地站着这里说话?天生没脑子不怪你们,外面有人造脑卖,装上之后再说话吧!”

     本就处于精神不太正常状态下的人因为易文的这句讽刺,心中的怨怒与惊惧全部爆发了出来,提着大刀,拿出大枪,对着易文十人冲了过去。

     一言不合就动手,唐小果缩了缩脖子,往林再霖身后躲了躲,对这些暴力狂们无语了。

     以易文为首的九人默契地变换阵型,虎视眈眈地看着冲着他们跑来的攻击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只有唐小果,因为不熟悉这个阵型,默默地掉在最后,拿着把手/枪装模作样地举着,这把手/枪还是走之前易文给她配的,不然只使用冷武器的话,在战斗中太不占便宜了。

     “砰”地一声,不知是谁最先开火,就像一个信号一样,拉开了混战的序幕。

     林再霖脸色沉静,闪避迅速,反攻果断,眨眼间就解决了四五个人,他往后看了看,发现唐小果虽然在攻击人的本事上差点,但是闪躲的功夫倒是一流,也就不再特意关注她,认真对付起眼前的对手来。

     见这么一大帮人联合起来都奈何不了血瑰的这几人,在一旁作壁上观的其他人开始不安了,血瑰的实力太强,就算占据了人数优势,这些人在质上也比他们差一大截。

     沉不住气的旁观者开始加入战斗中,顿时,血瑰的人压力倍增,好几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把他们赶下水!”得到提示的攻击者开始转变方向,将血瑰的人包围住,只给他们留下了往河边撤退的空隙。

     这群卑鄙小人!唐小果一边撤退一边在心里骂道,这是在把他们往死路上逼啊!明明大家无仇无怨,就因为他们是血瑰,他们的实力保存得最完好,这些人就开始不择手段了!

     飞快地往身后看了一眼,易文的眉心紧紧皱起,手上的动作没停,瞬间又搞定一个对手,如果再往后退的话,他们就真的要掉进水中了。

     突然,攻击者瞄准了一个空子,集中炮火对向血瑰中年纪最小的那个少年,少年被这猛烈的攻势打得措手不及,避让中,脚跟往前一滑,身体后倾,“咕咚”一声掉进了河水中。

     离他最近的唐小果瞳孔一缩,她看到了什么?!

     河面下方,数不清的人脸突然间浮现了出来,像是想冲破河面飘到外界,但又碍于某种力量,只能乖乖地待在河水里面。

     看着那些人脸上各色的表情,有狰狞,有嘲笑,有惊恐,有哀伤......唐小果头皮一麻,差点想转身就跑。

     可是她不能,在她看到那些人脸包裹着少年,将他往下拉时,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间往水下一跳,缚鬼鞭一挥,将包裹在少年身边的鬼魂打得四散开来。

     在看到唐小果跟着跳下水后,易文的愤怒值达到顶点,一双杏眼像是染了血般,散发着野兽般的气势。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不再往后退,易文无视那些往她身上招呼的攻击,不管不顾地绞杀着眼前的一个又一个敌人。

     受到易文的情绪感染,其他七人的攻势也变得更猛烈起来,直打得那些攻击者们连连后退,不停有人倒下。

     被血瑰一行人如虹般的气势吓到,攻击者们从最开始的那点疯狂状态中清醒过来,见血瑰的人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心中叫苦不迭。

     “哎!快看!那个少年浮出来了!”一名眼尖的攻击者突然大声喊道。

     闻言,易文的身躯一震,也顾不上想这是对方引开他们注意力的诡计了,回头看向河面。

     果然,就如同那人说的一样,之前落水的那名少年的身体从水面上上升了半截,看上去就像是有人在下面托举着他一般。

     托举着?林再霖想到了落水的唐小果,反应迅速地飞奔过去,将少年拉上来,来不及管少年为什么失去了意识,凝神看向水面,等待着唐小果的出现。

     一秒、两秒、三秒......林再霖不安地站起身,身体前倾,想要将河面下的情况看得更清楚。

     见他的身体再往前倾就要掉入水中了,易文伸手将他拉开。

     林再霖的眉心皱成了一个深刻的“川”字,眼睛都快看花了,却还是连一点唐小果的影子都没看到,陡然间被易文拉开,心情暴躁的他用力一甩,猝不及防的易文摔倒在地,差点就要掉进水中。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林再霖握了握拳头,跟易文说了声抱歉,一个弯腰,竟然就准备跳进河中。

     看出他准备干什么的易文一个招手,队员们纷纷飞身上前,将林再霖扑倒在地,阻止了他的莽撞行为。

     “你要干什么?去送死吗?”易文站起身,冷着脸,看着林再霖道。

     “唐小果还在下面!”林再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脸上流露出过度的悲痛。

     看到他脸上的神情,易文想到了留在莫杀号上的易武,如果今天掉进水中的是易武的话,她也会不管不顾地跳进水中的吧,只是,她现在作为队长,要对每个队员的安危负责,所以,就算要下水,也应该是她下水。

     “我命令你们,任何人都不允许下水,保全好自己的实力,唐雨林暂领队长职务......”

     易文的话音还未落地,看出她的目的的林再霖用力一挣,将队员们推开,一个眨眼间,就没入了水中。

     紧握的拳头上青筋毕露,指甲陷进肉里,脸上的肌肉紧绷着,牙关紧咬,易文站在原地,盯着连点水花都没溅起的河面,深呼吸三次,闭了闭眼,转身看向一脸惶然的队员,冷着声道:“走,先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

     走之前,易文环视一圈,将躲在一边安静如鸡的人的脸都记下,冷笑一声,带着队员离开了原地。

     被易文那跟冰刀子一般的眼神扫过,有定力差的直接打了个寒颤,萌生了退意。虽然能源矿是好,但前提是得有命拿才行啊。

     在附近找了片能看到河边的情况的森林,八人安顿下来,易文检查了一遍昏迷少年的身体,有些疑惑,“他没有出现溺水的症状,倒像是睡着了一样。”

     队员们面面相觑,也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离少年最近的那人问道:“易队,那他只要睡够了时间,应该就能醒来了吧?”

     易文沉吟了一会,看着少年安静的脸庞,道:“按常理来说,既然是睡着,自然是会有醒来的时候的,只是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超出常理,我也无法估量。”

     那人看着少年,用力点了点头,“肯定可以的,到时候要问问他到底在河水中遭遇了什么,说不定可以让我们找出办法来救出唐小果跟唐雨林。”

     一想到那两人,易文的太阳穴就一突一突的痛,没有接话,沉默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