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0.│
    坐上白虎号离开的时候,唐小果一个人躺在那间套房的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现在林再霖都被控制了,血瑰的任务岂不是也完不成了,那她要怎么办?跟着被控制的林再霖为白虎做事,还是到时候当血瑰的内应?间谍工作果然不好做,现在真是里外都不是人了。

     还没等唐小果感叹完,一道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白虎号微微摇晃,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冲击。

     “警告!敌袭!敌袭!启动一级防护系统。”广播中传出船员的警告声,将唐小果的意识唤回。

     将门打开一条缝,唐小果看到外面的过道上挤满了人,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是一副凝重的样子,似乎这次的敌人十分难缠。

     李武强阴着脸从这边走过,嘴里骂着:“这群老王八蛋,我还没动手搞他们,他们竟然先联合起来想要搞我们!吴永那个混蛋,竟然眼睁睁看着他们在他的地盘上搞事!不守信用的小人!”

     唐小果好奇的眼神被李武强看到了,他凶狠地瞪了她一眼,语气不善地道:“你乖乖待在里面不要出来!否则死了别怪我!”

     撇了撇嘴,唐小果将门关上,跑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看向外面。

     两艘庞大的星船停在不远处,从它们的船体中,不断有炮弹被射出,击中在白虎号的船身上。同样的,从白虎号这边的船体中,也不断有炮弹射出,击中那两艘星船。

     这边有两艘,在看不到的那边不知道有多少艘,但是不管怎样,几对一,白虎号可以说是毫无胜算,特别是,别人一看就是做了准备的,有心算无心,他们输定了。只希望白虎号的防御系统给力,让他们从这严密的包围圈中逃出去。

     “轰”地一声,白虎号剧烈地摇动了起来,显然是个大家伙击中了白虎号。

     唐小果被狠狠甩出,头在突出的柱子上一磕,顿时失去了知觉......

     #

     嗡嗡的说话声传入耳中,唐小果缓缓睁开紧闭的眼睛,被撞到的地方还在一抽一抽的痛,表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但是,眼前的这个地方,是哪?

     狭窄的幽暗空间,两扇小窗分别开在两边的最高处,以供换气,唐小果屈膝靠墙坐着,周围全是人,老人、小孩、妇女,挤在一堆,有些人在小声地说话,有些人则闭目休息,还有些人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小果的醒来并没有引起众人的关注,对于她一个年轻女子混在这一堆老幼妇孺中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你晕过去之后,那里发生了激烈的战斗,白虎号被击沉了,船上的人死得七七八八,李武强自己跑了,剩下的船员用救生舱离开了,只有你,因为行动不便,被留了下来。最后,有人上船清点战利品的时候发现了你,本来那些人想对你做不轨之事,被我吓跑了,后来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我见他不准备对你动手动脚,就没吓唬他,让他把你带走了。”

     “然后他就把你带到了这里来,我听他们话里的意思,你们应该是要被运到某颗星球上去,至于具体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九铃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将唐小果晕倒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白虎号竟然就这么被毁了?唐小果有些难以置信,就算船员不足,白虎号想要脱身,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除非有内鬼在里面接应,做了些手脚,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白虎号会被击沉了。可惜就算她猜对了也没用,现在又不可能去找人求证。

     双手抱膝,唐小果将脸埋在膝盖间,正在思考该何去何从时,小臂处传来一股轻轻的力道,似乎有人在推她。

     “小姐姐,不要哭,给颗糖给你吃。”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张清秀的小脸出现在唐小果的面前,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倒映出了她现在有些狼狈的样子。

     看了一眼小女孩伸出来的手上的方形糖,唐小果失笑,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姐姐没哭,糖你收着吧,饿了的时候吃。”

     扎着两条小辫的小女孩将手收回去,在唐小果身边坐下,偏着头问她:“小姐姐,我叫唐朵,你叫什么名字呀?”

     唐小果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笑弯了眼睛,“我叫唐小果,我们都姓唐呢,说不定我们上辈子是姐妹哦。”

     唐朵疑惑地问道:“上辈子是什么呀?”

     沉吟片刻,唐小果解释道:“人死掉后就会进入到一个很黑的地方,然后在那里喝下一种能够让人忘记所有的事情的水,开始新的人生,新的人生就叫做这辈子,之前的那个就叫做上辈子,明白了吗?”

     笑着拍了拍手,唐小果机灵地道:“那我知道了!是不是还有下辈子?等我们死掉了,就会到下辈子了?”

     唐小果捏了捏唐朵的小白脸,夸赞道:“小朵真聪明!给你一个玩具当奖励吧!”说完,唐小果像是耍把戏一般变出来一个小兔子形状的玩偶,递到唐朵的面前。这个玩偶是她十岁生日的时候师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因为保管得还不错,所以并没有显得很旧,只是有点发黄了而已。

     这个小女孩跟她也算是有缘,所以她想送点什么给唐朵,乾坤袋中的其他东西都不合适,只有这个小兔玩偶,还算是拿得出手。

     唐朵的眼睛变得圆圆的,看着眼前的小兔玩偶,小心翼翼地接过,试探着问道:“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连一个普通的玩偶都如此珍惜,唐小果都可以想象出唐朵以前的生活了。

     “是呀,你是......一个人来的吗?”虽然这个问题很敏感,但唐小果还是决定问出口,如果唐朵在这里没有亲人的话,她就把唐朵带在身边,如果有的话,那她们也可以搭个伙。

     “朵朵,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伴随着一道粗哑的声音,一个干瘦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唐小果的面前。

     看来是有亲人的了,唐小果正在思考要不要跟她们提议搭伙时,唐朵的声音响起:“小果姐姐,这是我的姨妈,姨妈,这是小果姐姐,这个玩偶就是她给我的。”

     中年妇女局促地对唐小果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拉起唐朵,道:“谢谢姐姐了没?我们回去吧。”

     唐朵用力挣开手,紧贴着唐小果站着,“谢谢小果姐姐,我不要回去,姨妈你也到这边来吧,那边都是些坏人。”

     伸手将唐朵的嘴巴捂住,中年妇女做了个“嘘”的手势,头朝后看了看,见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才舒了口气,犹豫地看了眼唐小果,指着她旁边的位置道:“我可以坐下吗?”

     唐小果点点头,见中年妇女时不时看向一个方向,明显有些坐立不安,于是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你们还有其他的亲人吗?还是说位置是不能乱坐的?”

     抿了抿嘴,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会,同情地看了一眼唐小果,“你一个年轻女孩怎么也被分到这里来了?是不是得了什么不太好的病?”

     嗯?话题怎么跑到自己身上了?唐小果一脸莫名地道:“被分到这里来跟得病有什么关系吗?”

     见她一脸懵懂,中年妇女讶异地道:“你不知道无上佣兵团的俘虏的下场吗?”

     “无上佣兵团?我只知道神迹佣兵团。”唐小果回忆起解元那倒霉的一家子,叹了口气,她开始想念血瑰了。

     中年妇女也跟着叹了口气,但是是因为唐小果叹的,“你连被谁抓来的都不知道吗?怎么那么糊涂,到时候可......”

     见中年妇女停顿了下来,唐小果好奇地问道:“到时候可怎么样?话说刚才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会觉得我得病了?”

     这个问题一出,唐小果跟唐朵这一大一小的动作如出一辙,都是睁着大眼睛偏头盯着中年妇女。

     被这么一看,中年妇女心中的迟疑溃不成军,看了一眼某个方向,凑近唐小果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要被带去无上佣兵团的采摘点去,那个采摘点很是邪乎,听说被带去的就没有一个人出来过,这话我是听那边的云姐说的,她之前的身份不一般,所以知道这些事情。”

     “在她的号召下,组成了一支小队伍,到时候如果碰到了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至于后面那个问题......你这么年轻漂亮,如果不是得病了,无上佣兵团的人怎么舍得把你扔到这里来。”

     对这件事有了大致了解的唐小果点点头,摸了摸唐朵的头,“为什么朵朵会说那边都是坏人?”

     中年妇女尴尬地笑着道:“她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唐朵嘟着嘴不高兴地道:“我懂的!他们就是想要个打杂的佣人,所以才让姨妈你加入的!我不喜欢她们,她们总是说些很难听的话,还欺负姨妈跟我!”

     见中年妇女无奈地苦笑着,唐小果拍了拍她的肩膀,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放心吧,以后跟着我好了,我好歹也是个青壮年,比她们武力值高多了!”

     还没等中年妇女回答,唐朵就欢呼了起来,抱着小兔子玩偶高兴地道:“太好了!我喜欢小果姐姐!”

     看着唐朵开心的样子,中年妇女虽然心中担心云姐那边的人的报复,但却觉得值了,跟那帮人在一起,唐朵已经好久没有笑容了。到时候大不了离她们远远的,想来她们也没那个精力来找她们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