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2.│
    在看到唐小果将唐朵姨妈扶起时,云姐突然开口道:“地上这个圈是你弄的?”

     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唐小果平静地道:“是又如何?”

     “既然这东西能保下大家的性命,为什么你不多做点?”云姐皱眉,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

     “是啊,你存的什么居心?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大家去死!”有义正言辞地附和道。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身体跟良心都坏掉了。”

     “对啊,要不然怎么会被分到这里来,如果是健康的,早就被人要走了吧。”

     “......”

     唐小果认出了最开始开口的人,正是之前将唐朵的姨妈推下来那人,没想到竟然命大到现在都还没死。

     “所以呢?我愿意做几个就做几个,我愿意看着别人去死就看着别人去死,你们不服就憋着,再叽叽歪歪的我让你们连这个都没有。”唐小果冷笑道。

     见唐小果脸上的神情不似说笑,那几人缩了缩脖子,没有再说话,云姐也只是皱了皱眉,看着她们走远。

     跟唐朵一左一右地扶着唐朵姨妈到离云姐那一伙人不远的地方停下,唐小果迅速地又做了个比较大的符阵。

     她之前没有第一时间做大的符阵是因为做这个的时间花费得比较久,而且会很耗费体力,如果不是因为唐朵她们的符阵被抢走了,她可能还不会想到做一个大的出来,这样一来,就算又来了其他人,也能站得下了。

     做完这个符阵,她最后的那点力气也没有了,气喘吁吁地坐在符阵中打坐,手脚发虚。

     让唐朵扶着唐朵姨妈平躺下来,唐小果伸手给她把了把脉,还好,除了体虚之外没别的大毛病,看了看她崴到的脚踝,从乾坤袋中拿出一点治疗跌打用的药,给她涂上,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好好休息一会。

     唐朵见姨妈没事了,这才依偎到唐小果身边,给她捶了捶肩膀,小声控诉着云姐等人的罪行。

     原来云姐她们一帮人几乎算是最后才下来的,所以一直落在后面,进来后也是运气好,加上人多力量大,所以就看出了唐朵这边的反常,别人都哭喊着打滚了,唐朵跟她姨妈还跟没事人一样,这不是反常是什么?

     然后她们就走到了符阵处,还是云姐有眼力,一眼就看出来那些奇奇怪怪的花纹恐怕是有讲究的,或许是唐朵跟她姨妈安然无恙的关键所在。

     至于之后的事情,根本都不用猜了,不等云姐吩咐,她的跟班们就心领神会地将唐朵姨妈推出了符阵的范围内,连带着唐朵也被赶了出去,正好是唐小果最开始看到的那一幕。

     唐小果默默地听着,虽然她对于云姐等人的行为也很气愤,但是现在不是窝里斗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从这里出去,而要出去,还得联合云姐那边的力量,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眼前的这些鬼魂跟门口的那一队男人。

     如何才能既解决了鬼魂又能把外面那一队男人打倒呢?唐小果思考着,如果可以让这两者对立起来就好了......

     看了眼远处的荧光,唐小果以拳捶掌,脑海中一道亮光闪过,对了!那些男人之所以没有被鬼魂干扰,主要原因就是鬼魂都被她们吸引住了,只要她们不再吸引鬼魂,那么这些鬼魂肯定是会将目标对准那些男人们的。

     可惜人太多,又跑得太分散,去把她们一个个找回来是不可能的了,唐小果决定拼一把,赌那些男人们在发现出了问题前不敢过来。

     “到这边来,这边是安全的!”

     在痛苦之中,乍然出现这么一道声音,无疑比最美妙的声音还要动听几分,一想到能获救,所有的人都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路,但是她们的速度甚至比在太阳的照耀下跑步还要快上几分,深怕去晚了就没命了。

     在求生的*催动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唐小果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大堆人,指了指还很空的符阵中央,唐小果道:“进去就安全了。”

     见所有人都能站到里面,唐小果点了点头,招呼了一声,出发去找其他人了,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或者没有人照顾的小孩,基本上是找不到这里的,虽然知道现在去救她们,不一定能救下几个,但是唐小果还是准备去试试看,到时候从这里出去了,也好问心无愧。

     唐小果之前喊出的那句话,高大男人和那一小队人也听见了,有人出声问道:“要去看看吗?”

     高大男人想了想,摇头,“这么多年了,要是里面真有什么安全的地方,那早就被人发现了,不会从来没有活口出来。我估计她们是想诈我们,让我们以为里面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好引诱我们进去,别管她们,我们摘我们的。”

     有了高大男人这句话,其他队员也就放下心来,继续手上的动作,不去管里面听上去变弱了的惨叫声。

     失去了目标的鬼魂们开始重新寻找下手的对象,有些鬼魂闯进唐小果设下的符阵中,连道烟都没冒出,就化为了虚无,还有些鬼魂开始往外走,目标显然是正在进行采摘的高大男人和他的队员们。

     唐小果来来回回搬动了好几个行动不便的老人,虽然她们的状态并不好,但好歹还剩下最后一口气。

     再次出发的唐小果听到外面传来高大男人的怒吼声和男人们的嚎叫声,心里觉得畅快无比,只要那些鬼魂把门口的男人们都解决了,她们就可以出去了。

     这边正好找到两个昏迷过去的小孩时,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不!”

     唐小果心中一颤,这声音......分明是唐朵姨妈的啊!

     来不及多想,唐小果一左一右地夹着两个孩子,往符阵的方向跑去。

     在看到地上躺倒在血泊中的那个小小身影时,唐小果目眦欲裂,将两个小孩放下,看着那个举着枪的高大男人,哑着声音问道:“是你干的?”

     高大男人的身后贴着两只鬼魂,这让他的行动变得迟缓起来,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你们都去死吧!”

     枪声“砰”“砰”地响起,唐小果迅速避开快要击中她的子弹,几个弹跳,落在高大男人的身侧几米远,缚鬼鞭一挥,击中高大男人的手腕,吃痛的高大男人手一松,枪掉在一边。

     失去了武器的高大男人在鬼魂的干扰下,连站都站不稳,唐小果没有费多少功夫,就将他制服了,匕首□□他心脏的那一刻,唐小果的眼中有泪水流出,不知是因为唐朵,还是因为自己。

     唐朵还那么小,连美妙的世界都没见过,就这样痛苦的离开了,而她,连只鸡都不曾杀过的人,到了这里后却被逼得一直在杀人,为什么这世上总有这么多的无奈?

     拖着步子,缓缓走到唐朵的尸体前,唐小果将她的眼睛阖上,她的右手,还紧紧地抓着那个小兔子玩偶,本来是白色的玩偶此时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看起来脏兮兮的。

     不远处传来男人们的嚎叫声,唐小果想,他们做错了什么呢?其实要真说起来,他们不过奉命行事罢了,他们何尝不是冒着生命危险进来的?所以错的是谁?错的就是那些发号施令的人!因为一己私欲,弄出来了这么个人间炼狱,无数的人死在这,无数的鬼在这里滋生,人跟鬼,只隔了一道山洞门的距离。

     进则鬼,出则人。

     感觉到衣服被拉了拉,唐小果转头看向同样倒在血泊中的唐朵姨妈,她似乎到了回光返照的时候,嘴巴张了张,吐出几个字。

     “云姐,说,那句话,是朵朵,叫的,所以......”

     所以高大男人才会一气之下向唐朵开枪,唐小果在心里帮她把后面的话补上了,见她的头一歪,也失去了意识,心中的愤怒变成了冰冷。

     她想让鬼魂跟男人们打起来,却没想到别人想让她跟男人们打起来,这回真是被当成螳螂了。

     后脑勺被硬物抵住,云姐的声音在脑后响起,“你可真厉害啊,看来我们这回可以得救了,你走前面帮我们开路怎么样?毕竟这里只有你一个年轻人。啊,记得,要是我们出了什么问题,那你也别想跑掉!”

     不用想都知道高大男人的那把枪被云姐捡走了,唐小果举起双手,缓缓地道:“可以让我把她们俩的尸体拿出去吗?”

     “不能!你带上那两个累赘干什么,快走!”云姐恶狠狠地道。

     唐小果最后看了眼唐朵,点了点头,站起身,往外走,路上有飘过来的鬼魂,被赶过来的九铃一一解决了,飘在空中的她看到了唐朵的情况,此时见唐小果面无表情地走着,知道她心里难受,只能更加努力帮她解决那些鬼魂,好让她有时间平复一下心情。

     洞口处的惨叫声渐渐平息了下来,想来那些男人已经被折磨得没气了,唐小果从地上拉起一个状况看起来比较好的男人,双手箍着他的脖颈,冷冷地道:“说,要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颗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