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18.│
    见宋小曼乖乖的坐着,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成安和轻笑一声,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一会,宋小曼微笑着回道:“宋小曼。”

     成安和点点头,记下这个名字,继续问道:“宋小姐,你跟李明哲是恋人关系吗?”

     宋小曼皱了皱眉,疏离地道:“成董,我想这属于侵犯个人*的问题了。”

     成安和放松地往后一靠,用跟老友交谈般的语气道:“抱歉,我们见过......三次?你还记得吗?”

     回忆起妖艳格跟自己说过的事情,宋小曼迟疑的点点头,加上这次,是三次没错。

     见她神色中似乎带着点不肯定,成安和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了,看了一眼旁边躺着的李雨,有些庆幸地道:“刚才要不是宋小姐,我想现在晕倒的就是我了。”

     刚才?宋小曼心中一紧,她根本就没有刚才的记忆,要怎么接话?

     思来想去,宋小曼选择了最保险的方式,抿嘴轻笑,保持沉默。

     成安和的视线没有离开宋小曼,见她作此反应,眼中闪过一丝兴味,故意误导道:“只不过等会要是被人知道了李明哲的堂妹是你打晕的,终究不好,所以要是被人问起,你就说是我打晕的就好了。说来也是有缘,宋小姐竟然跟她前后脚进来,在她想要打晕我时抢先把她打晕了,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原来是这样吗?宋小曼将成安和的话在脑海中演练了一遍,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了大致的了解,提起的心稍稍放了下来,看了眼一旁的女人,宋小曼问道:“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离开这里?这样就没人知道是谁打晕她的了。”

     成安和抬了抬下巴,示意宋小曼看紧闭的大门,淡淡的道:“有人想要设局害我,门已经被反锁了。不过也快了,想必再过一会就有人来开门了吧。”

     宋小曼不死心的走过去,试图开门,但沉重的木门纹丝不动,验证了成安和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看着沮丧的宋小曼走回来坐下,成安和的目光一凝,低眉沉思了一会,似乎不仅是失忆的问题,眼前的宋小曼连性格都变了,甚至走路的姿势都跟之前有明显的差别。

     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宋小曼看了眼如同雕塑般的成安和,在心里想着,似乎成安和并没有妖艳格所说的那么讨厌,除了最开始问了个她不想回答的问题外,之后倒是都挺有礼貌的。

     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成安和对着宋小曼点了点头,“他们应该快来了,我刚才说的话都记住了吧?把事情往我身上推就好了。”

     宋小曼心中一暖,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你放心。”

     果然,不出三分钟,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沉重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群人蜂拥进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看着相当精彩。

     “小雨呢?小雨在这里吗?”李明义急冲冲地拨开人群,跑了过来,在看到宋小曼的存在时心中一惊,怎么还有一个人在?

     等他看到衣衫完整的小雨时,心中一沉,果然还是没有成功吗?

     成安和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看着神色不一的众人,有些疑惑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事是李明义带的头,所以其他人的目光纷纷往他身上瞟,七嘴八舌地回道:“听说李雨不见了,我们是来找她的。”

     被成安和那带有深意的目光一看,李明义脸上的神色有了些慌乱,勉强的笑道:“原来小雨跟成董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小雨晕过去了,她刚才可没喝酒,不可能是醉倒的。”

     成安和露出惭愧的神色,遗憾地道:“我正休息时,突然有人伸手碰了碰我,你也知道的,我素来不喜欢别人的触碰,所以下意识的就将来人打晕了,没想到睁眼一看,竟然是你堂妹,实在是抱歉了,赶紧让医生给她看一下吧。”

     李明义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轻叹一声,“说来惭愧,小雨爱慕成董多年,刚才从我那里知晓成董一个人在这里,大概是想将自己的心思当面告诉你,所以才跑了过来,还吩咐人将门反锁了,我也是刚才发现不对了才想着来这里找找看的,就怕孤男寡女的发生什么事......”

     见其他人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成安和淡淡一笑,“孤男没说错,可惜不是寡女,这位宋小姐比李雨还要先一步进来,只不过房间太大,李雨没有注意到她吧。我说的没错吧,宋小姐?”

     身上突然汇聚了众人的视线,宋小曼面不改色,镇定地道:“成董说的没错,我之前在旁边站着,李小姐进来后只顾着盯着成董看了,所以没注意到我。”

     既然有宋小曼这个第三人在,想也知道成安和跟李雨是不可能发生了什么事的,所以众人看热闹的心思也就淡了,纷纷结伴散去。

     李明义大脑一转,想着还可以在李雨的伤势上做点文章,让李雨跟成安和扯上关系,没想到弯腰正想抱起李雨时,李雨突然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睁着迷蒙的眼睛,李雨看着李明义,有些没回过神来,这是怎么了?

     成安和走到李雨面前,低头微笑着道:“既然李小姐醒了,那说明没什么大碍了,我也就可以放心了,希望李小姐以后不要再这么鲁莽了,毕竟有些人,脾气不是那么好。”

     听到成安和加重了“鲁莽”两个字的读音,李雨缩了缩脖子,后颈的疼痛感还没过去,似乎在提醒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现在可算是知道了,成安和根本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概念,对着女人也能下手,实在是无情的很,要是再得罪他的话,不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最主要的是,看目前的情况,他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所以再硬扯着赖上成安和只会被人看笑话罢了。

     见李雨保持沉默,成安和满意的点点头,看都没看脸色难看的李明义,对着宋小曼道:“宋小姐,我们也下去吧。”

     宋小曼的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因为缺失了那段记忆,所以她也无法确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见成安和向自己发出邀请,点点头,起身跟着他一起下了楼。

     看到宋小曼的身影跟成安和一起出现,李明哲皱了皱眉,从眼前的应酬中脱身出来,大步走到宋小曼面前,抓住她的手臂上下打量了一眼,关切地道:“小曼,你没事吧?”

     直面李明哲对于宋小曼的主人格而言是第一次,所以对于突然被他抓住手这件事心中是有些抵触的,压下心中想要推开他的手的想法,宋小曼尴尬地笑了笑,“没事,不用担心。”

     明显感受到了宋小曼的疏离,李明哲失望的放开手,看着旁边还没走的成安和,笑着道:“成董刚刚是和小曼在一起吗?楼上发生了什么事?”

     成安和笑着看了眼有些不适的宋小曼,开口道:“是的,楼上发生的事,我想你的弟弟知道的最清楚,你可以去问问他。宋小姐似乎有些不太舒服,正好我也要离开,不如让我送你回去?”

     宋小曼看了眼笑得勉强的李明哲,思考了会,觉得让他有点紧张感也不错,便微笑着道:“那就谢谢成董了。”

     宴会少不了他,所以就算他想亲自送宋小曼回去,也是不可能是事,于是李明哲只能在原地目送着两人并肩离开,平生第一次心中产生了种“吃醋”的感觉。

     不管李明哲心中如何不是滋味,他还是得将负面的情绪压下,挂上优雅的微笑,继续周旋在众人间。

     直到坐上了成安和的车,宋小曼才知道她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了,从之前妖艳格的描述中就可以看出,成安和对她,不说是十分厌恶,但是也是没有好印象的,怎么现在的态度似乎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成安和问了宋小曼的住址,见她皱着眉头时不时的看向自己,笑了,“刚才发生的事,你是真的不记得了?”

     宋小曼盯着他的眼睛,发现虽然脸上是笑着的,但是他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说假的。”

     成安和收起了脸上的微笑,沉默了,似乎在衡量宋小曼那句话的真实性。

     思考了一会,成安和还是选择了相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宋小曼会出现暂时性失忆,但是既然已经不记得了,那么也就不用担心她把之前偷听到的对话告诉李明哲了,况且,跟李明义合作的事情,恐怕要重新考虑了。

     心中的疑问得到了解答,成安和闭上眼睛,没有再搭理宋小曼。

     宋小曼跟成安和也没有什么好讲的,所以也保持着沉默,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惫,加上一直盯着单调的风景看容易产生困乏感,宋小曼头一偏,在座位上睡着了。

     之前主人格出现的意外,再次沉睡过后,妖艳格自觉要出来收拾烂摊子,于是当车停下后,再次醒来的宋小曼已经变成了妖艳格。

     虽然跟主人格一样,没有之前的记忆让妖艳格暂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在见到成安和那张脸时,妖艳格还是下意识的就露出了气愤的表情。

     成安和注意到了她的这个表情,以为是因为突然弄醒了她让她有些不满,敲了敲车窗,示意她往外看,“你家到了,不下车吗?”

     看了眼外面,宋小曼迫不及待的下了车,丢下一句谢谢后就火烧火燎的跑了,仿佛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着她跑一般。

     成安和目送着她离开,撑着下巴想,她现在走路的姿势又跟之前一样了......

     回到家中,宋小曼照常写下之前发生的事,在最后特意加粗写了三遍让主人格远离成安和的话,然后心满意足的洗洗睡了。

     李宅,结束宴会后的李明哲将李明义堵到角落中,一脸严肃地问他:“刚才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你哪来的胆子设计成安和?”

     李明义满脸的不耐烦,语气不善地道:“不是我干的,是小雨自己的主意,有这空闲时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握了握拳头,李明哲忍着怒气道:“我们是亲兄弟,有什么话是不能直说的?你摆这个脸色有意思吗?”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李明义冷笑道:“原来你还知道我们是亲兄弟啊,那你之前干的是什么事?你可不要说那件事不是你干的!”

     李明哲额头上的青筋爆了出来,咬牙切齿地道:“李明义!到底是谁先动的手?如果不是你把那件事爆出来,我会用得着那样吗!”

     “哈,果然承认是你干的了吗?你就是这样当哥哥的?把自己的亲弟弟放到风口浪尖,成为你的遮羞布?而且我说的有哪句不对?你睡了你的弟妹还不准你弟弟说?哪天你们联合起来害我我是不是还要说是我应得的?”李明义嘲讽地道。

     “啪”的一声,李明哲愤怒得双眼都红了,看着捂着自己的脸的李明义,痛心地道:“对待外人我一向无情,但是对待家人,我自问一直都是掏心掏肺,你自己想一想,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伤害过你?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李明义的双眼也变得通红,牙根紧咬,一拳打向李明哲的腹部,怨毒地道:“把我变成这样的不正是你吗?从小到大我哪样不比你强,凭什么我要一直被你压着?就因为你出生得早吗?如果我们换一换,我是李家大公子,一定会比你强上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