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27.│
    白大刀瞟了眼站着不动、身体僵直的唐小果,突然问道:“你知道这里面记载了什么吗?”

     唐小果的思绪如麻,大脑完全转不动了,没有去分析白大刀问她这话的目的,直接答道:“知道。”

     虽然唐小果的表现已经让白大刀信了七分,但是他还是问道:“那你随便说点上面的内容,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唐小果闭了闭眼,无比肯定地道:“第七页,鬼卫的收服与训练,要注意的是,并不是越强大的鬼越适合当鬼卫,只有根据自己的水平来选择鬼魂才是最适合的,鬼卫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成长,成长到最后,可能成为鬼王,拥有实虚任转之能......”

     “好了,我已经可以确定了,你就是那位的后代吧?你的祖先应该叫我的祖先‘师父’,没错吧?”白大刀将册子合上,刚才那段话,唐小果一字未差地背出来了,如果这样都不能证明她的身份的话,那也就没别的办法证明了。

     他的祖先?唐小果停止转动的大脑开始运转,白大刀的意思是,他的祖先是师父?!然后现在他把她当成了她的后代?!等等,这样说来,当时师父没死?如果没死的话,为什么师父不来找她呢?

     各种各样的问题涌出,唐小果的脑袋都要爆炸了,她捋了捋,决定一个一个问题解决,看了看白大刀那张跟师父相去甚远的脸,她问道:“你有照片吗?你的......祖先的照片?”

     白大刀想了想,让唐小果稍等,走到另一边,将一个暗格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唐小果,“这是唯一的一张还保留下来了的照片,你看看你是否有印象?”

     唐小果迫不及待地接过那张照片,定睛一看,那中间的男子不是师父还能是谁?!只是惯常穿的麻布衣服换成了剪裁精良的西装,有些长的头发也被剪掉了,看起来精神不少。

     将视线转移到他旁边的女人身上,这大概就是师娘了吧,虽然长得并不十分美,身材微胖,但是散发的气质却十分温柔,跟师父还算般配。

     一想到师父在救下她后没有死,她心中的一个疙瘩就解开了,原来师父已经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娶妻生子了,虽然没能亲眼见证,但是现在得知这个消息也不算晚,起码不会让她一辈子都难安了。

     见唐小果露出感慨的神情,白大刀问道:“怎么样?可以确定了吗?”

     唐小果点点头,犹豫了一会,问道:“我可以要一份这张照片的复印版吗?”

     虽然不明白唐小果要了这照片有什么用,但是白大刀还是同意了,直接挥了挥手道:“等会一起给你,这个手札,也是要给你一份的。”

     那本手札是唐小果一直都想要的东西,师父也曾经说过要留给她,所以唐小果并未拒绝,不过她心中还有一点疑问,那就是师父当时为什么不来找她,还有为什么会把姓也改了,虽然不知道白大刀知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唐小果还是决定试一试,把这两个问题都问了出来。

     听了唐小果的问话,白大刀感慨地叹了口气道:“这些话我都记了大半辈子了,现在终于有个人可以说了,我的祖先在救下你的祖先后,在逃亡的过程中落了水,然后不知道漂到了那里,被一个在河边散步的女孩见到了,女孩把他救下后带回了家,请了医生来给他治病,虽然病治好了,但是脑子却出了问题,之前的记忆全没了。”

     唐小果听得揪心,难怪师父没有来找她,原来是失去了记忆。

     “一段时间过后,女孩跟我的祖先结婚了,谁知道在结婚那夜,我的祖先突然晕倒了,醒来后就一直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还一直说要去找他的徒弟。女孩的家人认为他是疯掉了,想要反悔,不让女孩嫁给他,但是女孩坚决非他不嫁,所以那家人没办法,只好到处找医生帮他看病。”

     “慢慢地他就记起了以前的事,虽然还是有一部分忘记了,比如那个徒弟的名字,他只记得名字里有个‘果’字,但是这名字里有果的人千千万,只凭这个线索是根本不可能将他的徒弟找出来的。”

     “他当时失忆的时候为了方便叫他,女孩给他取了个名字,用的是女孩家的姓,也就是白,但其实他原来不姓白,而是姓唐。不过为了报答女孩的救命之恩,他找回了记忆后并没有把名字改过来,而是继续沿用女孩给他取的名字。”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找那个名字里有‘果’字的徒弟,但是随着年月的流逝,他也知道这件事几乎不可能完成了,于是做起了其他的准备。先是把这些话写进了祖训里,后来又找人画了张大致的图像,叮嘱他的孩子以后不要放弃寻找那个徒弟,一旦找到了那个徒弟或者是她的子孙,就把一样东西转交给她或者是她的子孙。”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在我这一代/办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听完了白大刀的叙述,唐小果擦了擦不知不觉中留下来的眼泪,摇了摇头,一切都说得很明白了,师父的后半生有师娘的照顾,应该过得还算幸福,至于寻找她的下落,师父肯定怎么也想不到她会穿越到了未来,所以怎么可能找得到她呢?

     虽然不明白唐小果的情绪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但是白大刀还是表示了理解,也许她天生感情就比较丰富,所以被这种师徒情感动到了,反正他从小听这个故事听得耳朵都出茧了,心中实在再难起波澜。

     从暗格中拿出一个小布袋子,白大刀递到唐小果面前,道:“这就是我的祖先说要交给你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非得把这个破布袋子转交给你,但是既然已经找到了你,这东西自然是要给你的。对了,你的祖先怎么说的?她有一直找她的师父吗?”

     唐小果认出这是师父的乾坤袋,伸手接过,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白大刀的话,她难道要说那个徒弟其实就站在你的面前吗?想了半天,她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再搭话。

     好在白大刀也不过是随口一问,见唐小果不回答,也不觉得好奇心没被满足,反而解脱般地笑了笑,拍拍唐小果的肩膀,语气间多了几分熟络,“终于把这件事完成了,这样一来,白秀明以后的小辈们都不用再管这件事了,我要替他们好好谢谢你,那么大一段话可不好背,哈哈。”

     一想到白大刀愁眉苦脸背刚才那段话的样子,唐小果破涕为笑,心中的难过减轻了不少。

     看着唐小果微肿的眼睛,白大刀“啧”了一声,道:“快回去休息一下吧,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听个故事也能感动成这样。”

     唐小果正想找个合适的借口离开,听了这话也不恼,朝白大刀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一会,白大刀就派人送上了那张照片跟那本手札的复印版,唐小果呆呆地看着照片发了半天的呆,然后反应过来她还有事情要做,才回过神,仔细清点了师父的乾坤袋中的东西,将她现在能用的挑出来,放进自己的乾坤袋中。至于其他的,依旧放在师父的乾坤袋中,然后把它贴身藏着。一时间,她觉得自己有种暴富的心情,现在不管跟谁对上,她都至少有自保的能力了。

     整理完毕后,唐小果正想出门找白大刀说明找血瑰的事,没想到白大刀自己就上门来找她了,而且一来就问她觉得白秀明怎么样。

     一脸莫名的唐小果除了回答“挺好”之外还能说什么。没想到听了这话,白大刀一脸暧昧地对她道:“那就正好,你嫁给白秀明怎么样啊?”

     唐小果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是哪一出?古时候的父母包办婚姻吗?她跟白秀明不过才刚认识而已,拉郎配也不带这样拉的吧,有这么坑自家儿子的父亲吗?

     大脑快速运转的唐小果想起了她跟白秀明说的那个借口,忙道:“白大叔,不瞒你说,我是有未婚夫的人,我未婚夫现在在血瑰海盗团里,我这次来红木星也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血瑰的踪迹,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白大刀可惜地摸了摸下巴,站起身,走到门外时他突然停住,回头问唐小果:“你现在会哪些本事了?捉鬼?符咒?”

     唐小果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道:“都会一点,难的不会。”

     听了这话,白大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着挥了挥手,离开了唐小果的房间。

     办完事的白秀明在路上看到白大刀,两人汇合在一起,一边走一边聊着绑匪的事情,汇报完毕后,白秀明本想回房休息,白大刀突然开口叫住了他,一脸高深莫测地道:“你是不是喜欢林田木?”

     白秀明被戳破心事,脸红了红,故作镇定道:“怎么可能,我们才刚认识,而且,林小姐是有未婚夫的。”

     白大刀轻笑一声,拍拍白秀明的肩膀,鼓励地道:“喜欢就大胆地去追,未婚夫算什么,既然是未婚,那就人人都有机会,只要你努力,拿下她不过分分钟的事情。特别是,她的未婚夫现在在血瑰海盗团上,生死不明,你说她会选择一个人人喊打、头吊在腰上的海盗,还是会选你这个星主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