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你醒了?”一道稚嫩的奶音响起,慵懒的语气中带点戏谑。

     唐小果慢慢睁开眼睛,看向头顶上的“天花板”,“啊!什么鬼啊!”

     “噗哧,冤死鬼呗。”那道声音再次响起,悠悠地答道。

     谁在回答她?唐小果一骨碌坐起身,扫视一圈后,视线下移,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小奶娃。

     一撮小辫朝天扎着,红润的小脸蛋圆嘟嘟的,清澈无比的眼睛中倒映着唐小果苍白又惊恐的脸庞,嘴角微勾,双手撑着下巴,看上去又天真又无邪。

     唐小果偷偷地瞄了几眼这间“房间”,如果这间房间不是由鬼魂搭造起来的话,那么她还能相信眼前这小孩不过是一个正值五六岁的可爱正太,但是既然她已经看到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自然就无法再把这小孩当作“普通人”来看待。

     见唐小果目露防备之色,小孩脸色一沉,将手放下,直起身子,阴森森地道:“你害怕我?”

     “不!绝对不怕!”唐小果脸色一正,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道,看起来无比真诚。

     她打过交道的鬼不说有上千了,上百总是有的,阴晴不定、性格乖张是所有鬼的通性,上一秒还在哭着跟你诉苦,下一秒就能叫嚣着跟你同归于尽,所以在这样的磨练之下,唐小果早就练成了在鬼面前面不改色地说谎这一神技能。

     结果没想到的是,听了唐小果的话后,小孩脸上的阴沉之色不但没有转淡之势,反而变得更深了。

     “你竟然不怕我?”小孩直盯盯地看着唐小果,仿佛下一秒就能扑上去似的。

     “哈,哈哈,有时候怕有时候又不怕了......”唐小果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干笑着道。

     小孩没说话,突然飞身上前,气势汹汹地直扑唐小果的面门,吓得唐小果眼睛紧闭,身体僵硬,不敢动弹。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小孩的声音从她正前方传来,“好玩,你身上还带着这么个东西。”

     唐小果睁开眼睛,看见紧闭着眼睛的九铃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小孩提溜在手中,看上去就跟个大型的娃娃一般。

     统御百鬼之力,实虚任转之身,唐小果喃喃道:“鬼王......”

     “嗯?你说什么鬼王?我是鬼王?”小孩饶有兴致地摆弄着九铃的“身体”,让她做出一个又一个看上去高难度的动作。

     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唐小果努力让自己不要怂,但笑起来还是勉强,“对,你是鬼王,鬼中之王。”

     听了她的话,小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尖锐的声音冲得人的耳膜一阵刺痛。

     “哇哦!我是王!我是王啊!”小孩大叫道,听上去兴奋无比。

     见小孩手上没个轻重,把九铃给抓得都变了形,唐小果忍不住开口转移他的注意力:“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小孩的笑声戛然而止,转着眼珠思考了一会,嘻嘻一笑,“记不清楚了,很久很久了吧。”

     指了指周围被用来当成建筑材料的鬼魂,唐小果问道:“这些都是你干的?”

     将九铃扔掉,小孩过来牵着唐小果的手,带着她跑到“墙壁”的地方。

     被手中冰凉刺骨的触感激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唐小果忍住自己想要甩掉小孩的手的冲动。

     小孩笑嘻嘻地伸手拍了拍一个鬼魂的脸,那鬼魂讨好地对着唐小果笑了笑,把唐小果看得浑身寒毛直立。

     “怎么样?不错吧,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实体,但是有股气在,叠多了后就能把水隔开了,虽然对我来说,隔不隔开差不多,但是你就不行了吧,看我对你多好,你要怎么报答我啊?”小孩邀功似的地道。

     报答什么的......唐小果抿了抿嘴,呵呵一笑,“你想要什么啊?我好像没什么能给你的。”

     咚咚咚跑到房间正中央坐下,小孩对唐小果招了招手,“快过来,我们慢慢聊。”

     唐小果双腿发软地在小孩面前坐下,坐姿乖巧得不像话,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

     伸手抓了一只鬼魂过来,小孩兴致冲冲地问道:“听说你能把他们给灭了?怎么做到的?除了我以外,你是第一个能灭了他们的人,难道你跟我是同类?”

     如果是鬼王的话,就算两条河流没有连通在一起,他也照样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所以唐小果并没有问出“你从哪里听说的?”这种白痴问题。

     “呵呵,不敢不敢,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唐小果干笑着摆手,她可不敢跟鬼王成为同类。

     “不敢?还是不想?跟我同类不好吗?你嫌弃我?”小孩的脸色果然又跟那说变就变的天气一样,转瞬就从晴转阴了。

     娘亲诶,鬼王这性格她真是吃不消啊,唐小果讨好地笑着道:“绝对不是嫌弃你,只是鬼王是鬼中之王,王自然是只有一个的,所以我跟你肯定不是同类啊。”

     这样的解释倒还是说得通,小孩的脸色缓了下来,将手中的鬼魂递过去,“来,你灭一个给我看看。”

     当着鬼王的面炼化鬼,这件事说出去都没人会信吧......但是她又不能不做,算了算了,就把鬼王当作是一个人类小孩吧。

     手指轻动,习惯性地拿出鬼气珠,唐小果一口气的功夫就将那个可怜的小鬼给炼化成了鬼气珠中的一抹黑烟。

     “哇!精彩!”小孩使劲拍着巴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看到了什么精彩的戏法。

     唐小果讪讪一笑,正想将鬼气珠收回时,小孩突然上前将鬼气珠夺下,对着上方的亮光看了看,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啊?刚才那只鬼就是跑到了这里面了吗?”

     “它......”唐小果迟疑了一会,道:“它已经被炼化了,那是它剩下的一点能量。”

     “能量?”小孩心念一动,里面的黑烟顿时消失不见。

     “啊哈,原来是这样的,不过这个办法太麻烦了,我喜欢直接吃。”话音刚落,小孩手一招,又飘来一个鬼魂,他张开嘴,轻轻一吸,那只鬼魂就像是面条一样,抽长了身体,钻进了小孩的嘴里。

     偷偷瞄了眼缩在角落里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九铃,唐小果暗自祈祷鬼王不会突然发神经把她给吃了。

     “对了,既然你跟我不是同类,为什么你也可以将他们给灭了?”鬼王摸了摸肚子,满足地侧躺着,一只手撑着脑袋,一条腿踩在地上,支撑身体。

     在说实话与编谎话中犹豫了一秒,唐小果果断道:“我跟我师父学的!”

     “师父?那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教你这些?”显然这些概念对于小孩来说是从未接触过的,所以他的眼神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困惑。

     在脑海中回忆起跟师父相处的点点滴滴,唐小果的惧怕散去不少,勾着嘴角,慢慢地道:“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收养了作为孤儿的我,还将一身的本事都教给了我,可是他最后却......不见了。”

     小孩撇了撇嘴,点点头,小手一挥,爽快地道:“那以后就让我来当你的师父吧!”

     “诶?为什么?”唐小果抗拒地道,师父这个词,对她而言是生命中最重要最无法代替的,是她不能被触碰的逆鳞。

     察觉出她的不愿意,小孩眯起眼睛,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压低了声音道:“反正你的师父死了不是吗?让我来当你的下一任师父不好吗?为什么要问为什么?”

     唐小果头皮一炸,想跳起来揪住小孩的衣领打他一顿,但她的理智尚存,所以并没有做出这么鲁莽的行为。

     只是虽然她很想装作开心的样子接受下来,结果一想到师父的脸庞,她张开的嘴就发不了声,那句同意的话语怎么都说不出口。

     唐小果犹豫的样子刺痛了小孩的眼睛,他冷哼一声,眨眼间来到了唐小果的面前,单手掐住她的脖子,疯狂地道:“你已经不好玩了,去死吧!”

     强烈的刺痛感让唐小果感受到了真切的濒临死亡的滋味,她来不及后悔自己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快速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张炎符,撕裂后丢在半空中,炎符化成一团火花,将小孩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松开掐住唐小果脖子的手,小孩飘到半空中去,伸手触碰了一下那团火,被烫得缩了缩手,“这是什么?你怎么做到的?”

     瘫软在地的唐小果剧烈地咳嗽着,断断续续地回答着小孩的提问,“这是,咳咳,一种符......我这里,咳,还有。”

     从唐小果伸出来的手上接过那张炎符,小孩试探着将炎符撕成两半,火花腾地在他面前升起,照得他的脸蛋红扑扑的。

     “哈哈,好玩,好玩,真是好玩!”小孩拍着手,雀跃地在原地打了个滚,看着像条死鱼一般躺在地上的唐小果,嘻嘻一笑,“那就暂时留着你好啦。”

     “哦,对了,现在呢?认我当师父怎么样?”

     “我同意。”唐小果双眼盯着天花板,轻飘飘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