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我是被火烧死的。”

     唐小果看着眼前清纯可人的学生妹,皱起了眉,又是这一套,接下去肯定要说生前怎么怎么样,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完成之类的,她只是一个道士啊喂!不是心灵导师!更不是垃圾桶!还有阿拉丁神灯!死而复活这种事不要求她啊!

     “我......还有一个愿望。”学生妹眼神空洞地盯着唐小果,幽幽地道。

     呵,你有愿望我就得听啦?我是不是还得帮你实现啦?

     “那就是,你也去死吧!”

     黑化了的学生妹身形暴涨,七窍流血,面色狰狞,扑上前紧紧抱住唐小果,想要将唐小果的灵魂从她的身体中挤出。

     唐小果动弹不得,灵魂不稳,艾玛,我去,师傅没告诉过她被鬼抱住时该怎么办啊!

     “九铃!九铃!快出来救我啊!我要死了啊!”唐小果脸色发青,大声地冲着空中喊道。

     回音从房间的四壁反射回来,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意识越来越模糊,唐小果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召唤出师傅留给她的最后一枚龙炎符,撕成两半,扔在学生妹的身上。

     金色的火焰轰然升起,呈螺旋状将学生妹和唐小果团团围起,不过一瞬,一人一鬼一火同时消失,原地空无一物,仿佛刚刚发生的那一切只是一个梦。

     #

     “嘿,嘿,醒醒啊,没死就麻溜儿地起来啊,这个地方不对劲。”

     朦胧间听到九铃的声音,唐小果抬了抬眼皮,被辣眼的阳光刺了个正着,眼泪“唰”地就留下来了,“呜呜,九铃,刚刚你怎么不出现啊,我差点就死了,那个学生妹可残暴了,一言不合就黑化,被她抱住时我都懵逼了,还好师傅留给我的龙炎符还没失效,不然我们今天就要交代了,呜呜......”

     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皮裤,利落的高马尾,精致艳丽的五官,如此大美人她竟然......没有影子。是的,九铃大美人是个鬼,还是个属于唐小果的鬼。

     “恐怕我们现在已经交代了。”九铃居高临下地看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唐小果,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一个激灵,唐小果利落地站起来,右手遮在额头上,左手掏出手绢抹了一把脸,细细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片金色的沙漠,嗯。

     嗯?沙漠?沙沙沙漠?!她刚刚不是在房间里的吗?怎么一转眼跑到沙漠来了?龙炎符还带传送功能的吗?!

     等等,她怎么这么渴,阳光怎么这么烈?刚刚不是还是子夜吗?我去!天上那个太阳怎么那么大!

     “九九九铃,天上,太阳,太太......”

     “天上那个太阳比你还大,是的,你没看错。”九铃替哆嗦着嘴说不清楚话的唐小果补全了下面的话。

     唐小果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九铃道:“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

     “呵,我是鬼,无法入你的梦。”九铃毫不留情地戳穿她的幻想。

     “那就是你在做梦!”唐小果飞速地说道。

     “......”

     见九铃翻了个白眼,连戳都不戳穿她了,唐小果哭丧着脸,抱怨道:“那这是怎么了嘛,这里到底是哪里?天上那个太阳怎么那么大?难道我们真的挂了,到了地狱了?那也不对啊,我要是到了地狱,你就应该灰飞烟灭了啊......”被九铃冷冷地扫了一眼,唐小果闭住了自己没个把门的嘴。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大概是穿越了,呵呵。”九铃好心情地笑出了声。

     “......”

     “唐小果你那是什么眼神?把我当弱智了吗?!”九铃冲着眼神怪异的唐小果吼道。

     “咳咳,没,没有,怎么可能,九铃姐你是世界上最聪明最美丽最温柔最贤惠最善良最天真的女人了!”唐小果噼里啪啦地说出了一大串赞美之词,脸上的表情真诚得让九铃差点就相信了。

     叹了口气,九铃指了指天上的太阳,淡淡地道:“你还不快点想办法走出这里?嘴巴都晒脱皮了。”

     咽了口口水,唐小果觉得嗓子在冒烟,火辣辣地疼。

     从乾坤袋里掏出一瓶水,唐小果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这才稍微缓解了点渴意,羡慕地看了看面不改色的九铃,被九铃察觉,没好气地冲着她道:“羡慕啊?你也变成鬼啊,变成鬼就再也不怕热不怕冷了啊。”

     唐小果缩了缩脖子,嘤嘤,她的鬼卫好凶哦怎么办。

     走了半个钟头,看着没有一点变化的茫茫沙漠,唐小果泄愤似地对着天空大吼了两声。

     九铃升到半空中观看周围的环境,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有个黑点,具体是什么东西我看不清楚。”

     一路上唐小果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表面已经形成了一层白色的盐垢。

     正在嫌恶地拉着衣服的唐小果听到九铃的话后精神一振,忙往嘴里灌了几口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往九铃指着的那个方向走去。

     黑点慢慢的在视线中放大,唐小果的瞳孔缩了缩,那是什么?“金属人”?难道这里是外星球?

     从乾坤袋里拿出最后的几张瞬移符,唐小果一边注意着“金属人”的动静,一边慢吞吞地往它身边挪去。

     突然间,“金属人”胸口的地方发出“咔”地一声轻响,一道小门幽幽地打开来。

     九铃上去看了看,低头对戒备状态中的唐小果道:“一个男人,不知是晕了还是死了。”

     不管是晕了还是死了,都代表着暂时失去了行动力,唐小果放心地收起瞬移符,这是她保命的东西,用一张少一张,能不用那就最好了。

     爬到“金属人”的胸口处,唐小果一翻身,进到那个小门里面。

     狭窄的空间刚好够装下两个人,看着那个一身是血的男人,唐小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了把他的脉,还好,心跳微弱而已,不是没有。

     对于要不要救一个不知敌友的人这件事,唐小果很纠结,抬头看了看在外面飘着的九铃,被她回瞪一眼,“有什么好纠结的?!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啊?万一永远走不出这个沙漠怎么办?救了之后再考虑敌友的事情,而且就算是敌人,你不知道暂时伪装成他的朋友啊!”

     好吧,九铃大美人发了话,她只用服从就好了,嘻嘻。

     掏出复元丹,数了数,喂了三颗到那个男人嘴里,接下来就只要静静等待复元丹发挥效果就好了。

     在心里默念到六十,受伤的男人果然睁开了双眼,一脸迷茫地看向唐小果。

     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柔和的微笑,唐小果眨巴着眼睛轻声道:“是我救了你,你好些了吗?”

     男人眼中的迷茫已经散去,戒备地看着唐小果。

     满腔的热情被这个眼神浇灭,唐小果无奈地道:“喂!我都说了是我救了你啊!你还露出那副防备的样子给谁看?要想弄死你我早就弄死你了!就算是现在,我也可以动手啊,你看你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听了唐小果的话,男人眼中的戒备退去,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跳了出去。

     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沙漠,林再霖皱起了眉头,始星球?他竟然掉到了这里。

     转回身时,就看见唐小果两手叉腰,愤愤然道:“喂!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好歹说声谢谢吧!”

     林再霖面无表情地道:“我叫林再霖,不叫喂,在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是你救的我之前,我保留承认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的看法。还有,如果你不是文盲或者弱智的话,应该会很轻松的认出这里是始星球。”

     呵呵......她为什么要救一个如此毒舌冷漠的人啊!等等,始星球是什么鬼?果然这里是外星球吗?

     林再霖的伤还没好透,不能在大太阳下久待,重新爬进机甲里,窝在一边闭目休息。

     见他嘴唇干干的,唐小果好心地递过去一瓶水,见他直接将瓶盖揪开,默默感叹了句原来还是个暴力男。

     林再霖喝着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唐小果,忽然开口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机甲还是星舰?”

     啊嘞,机甲和星舰是什么东西?唐小果没细想,开口道:“我也不知道,转眼间就到了这里了。”

     转眼间?林再霖皱眉深思,难道是传送阵?荒废的始星球上还会有传送阵?是谁建的?目的何在?

     “你说的是传送阵吗?你从哪里传送过来的?”想不明白的林再霖再次开口问道。

     传送阵?哈哈,魔法吗?这个男人不会脑子坏掉了吧?

     唐小果笑嘻嘻地道:“我从地球上传送过来的,不过那个是一次性的,恐怕无法再传送回去了。”

     地球?为什么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星球?难道说是在未知的星系里?但是眼前这个女人长相和语言都跟他相似,如果说是从未知星系来的,也未免太过奇怪,除非这女人在说谎。

     林再霖不动声色地打探着:“为什么地球上会有传送到这里的传送阵?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啊啊啊,她怎么知道啊?不耐烦的唐小果做了一个叉的手势,拒绝回答林再霖的问题。

     被拒绝了的林再霖没有气馁,换了个话题,“你接下去有什么打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哼哼,总算有她能回答的问题了,唐小果挺了挺胸,回道:“我叫唐小果,你可得记好喽!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自然是要跟着你走的!”

     看着唐小果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林再霖揉了揉突突地跳的太阳穴,他其实并没有怀疑过唐小果“救命恩人”的身份,毕竟当时是他的机甲核心将唐小果放进来的,刚才也向自己证明了确实是唐小果救了自己。

     只是现在他的身份尴尬,他要做的事情危险,带上唐小果不过是害人害己,所以他才不想承认唐小果“救命恩人”的身份,而且还故意引起她的反感,这样到时候也好找借口甩掉她。